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俄罗斯有人驾驶军用航空装备的近期和远期前景

俄罗斯《军事工业综合体》网站2021年1月11日发表了安东·拉夫罗夫的文章,对俄有人军用航空装备当前状态及未来发展进行了概述。我中心张慧女士将该文编译整理如下。2020年,俄罗斯完成了多个战斗机和直升机的批生产合同,同时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国家财政困难,俄国防部计划有所调整,推迟了一些合同。在未来几年中,俄空天军将获得数百架新飞行器,并开始对一些未来航空系统进行试验,但是运输和特种航空装备的发展相对滞后,现服役的绝大多数飞机都是上世纪生产的。本文将介绍俄罗斯有人驾驶军用航空装备的近期和远期前景。

一、前线航空装备:

关键词“合同”

2020年已经是俄罗斯连续第二年战斗机交付数量明显减少,其原因是由于成功完成了许多长期合同。2020年,俄军收到了根据2015年合同交付的最后一批苏-35S战斗机,以及根据2012年签订合同的苏-34轰炸机。

在未来四年中,俄军队将补充400多架新型和现代化的飞机和直升机,主要是已经成熟的第四代战斗机。在军队-2020年论坛上,俄国防部宣布了苏-34轰炸机,苏-35、苏-30SM2战斗机和雅克-130军用训练机的新采购合同。合同的具体参数和采购数量尚未公布。根据非官方数据,这是小型短期合同。毫无疑问,俄航空工业企业有能力在最近几年内完成合同。在因2019年12月事故暂停一年后,第一架批产型苏-57第五代战斗机于2020年底交付军队进行试验,预计到2028年,俄罗斯将生产并交付76架苏-57,完全装备三个作战兵团。这个计划实施起来并不容易,计划在2024年之后才可实现高速生产,届时将出现配装新型发动机、改进的航空电子设备和扩展武器能力的苏-57战斗机。

在战斗机系列中,新型米格-35的项目推进困难,其国家试验尚未完成,因此不能够批量采购取代米格-29。米格-31截击机的发展更为顺利,虽然预计不会恢复其生产,但已对约100架进行了维修改进,以实现米格-31BM的现代化水平,并在2030年投入使用,其中一些飞机可配装“匕首”高超声速导弹。预计,俄罗斯还将为现有作战飞机研制其他武器,包括反卫星和超远程空对空导弹等。俄军事专家弗拉迪斯拉夫·舒里金表示:“参加叙利亚行动成为俄罗斯航空装备发展的转折点。”——在叙利亚作战中测试了新老型号装备、武器和战术。通过官方消息判断,在刚刚投入使用的装备中有些也发现了缺陷。通过对近期的纳卡冲突分析也对项目完善提出了需求。可以预见,俄空天军将调整有人和无人飞机之间的平衡。

目前俄罗斯国防部根据叙利亚作战行动结果,启动了大约十五个航空装备现代化计划,确定了对未来航空武器的要求,例如,针对军用直升机主要任务是增加射程。

二、远程航空装备:

关键词“任务”

俄罗斯战略航空兵通过现代化改进转变成为一支强大的非核打击力量,在针对叙利亚极端分子的作战行动中表现出色,并且非核打击已成为其优先任务之一。因此,在未来十年中,远程航空装备将不仅在质上而且在数量上都有所增长。目前,俄军已经开始改进正在服役的轰炸机,分别被提升到图-22M3M,图-95MSM和图-160M的水平。其中最重要的项目是以图-160M2为新代号,恢复 “白天鹅”(图-160)批生产的项目,预计到2030年俄军将总共接收50架该型飞机。

从长远来看,这些老式的轰炸机都将由新的远程航空系统(PAK DA)取代。俄罗斯预计于2023年4月开始该型隐身轰炸机试验型的初步试验,2026年2月开始国家试验。 同时,针对战略轰炸机新型武器的开发正在进行中。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从图-22M3到PAK DA,所有这些装备都将获得远程和高速导弹,甚至其中一些可能是高超声速的武器。

三、陆军航空装备:

关键词“复兴”

在过去的几年中,俄陆军航空兵大部分装备已更新为新的运输和军用直升机。与旧的米-24及其改进型米-35M相比,现在有200多架新型米-28N和卡-52在天空和训练中出现的频率更高。2021年,新一代俄罗斯攻击直升机将投入生产,这些装备性能优良,探测和防护能力更强。俄国防部采购的第一批98架米-28NM已交付部队。改进型卡-52M于2020年开始试验,俄国防部已宣布计划签署采购一百多架该型直升机。

米-8直升机改进型的规模化生产使俄陆军航空兵部队新装备饱和成为可能,也为陆军航空兵形成补充旅、与空降部队一起行动提供了基础。当前,俄罗斯正在迅速推进伞兵和特种部队的新型“飞行步兵战车”项目研制,试验型米-8AMTSh-VN在去年开始测试,它与常规军用运输直升机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具有强大的武器。该直升机不仅配备机枪,而且具备使用炸弹的能力,还可以挂载远程制导导弹,这些导弹可以击中15千米内的坦克或建筑物,可使伞兵部队受到装甲保护,免受地面武器射击。

最初此类直升机是为特种作战部队开发的,但是在2020年12月,俄国防部副部长阿列克谢·克里沃鲁奇科宣布,它们还将被用于装备伞兵的空中机动部队。四、运输航空装备:关键词“问题”军事历史学家德米特里·博尔滕科夫表示:俄罗斯在叙利亚或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进行的军事行动中如果没有军用运输航空兵是非常困难的,没有其他选择可以将维和行动人员运送到国外,并履行盟国义务。但是,在战斗机和直升机现代化的成功衬托下,运输和特种航空兵装备的发展则显得疲软。就新装备的比例而言远远落后,绝大多数飞机还是上世纪生产的。

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迫切需要特种飞机,包括空中加油机、用于侦察和电子战的设备、反潜装备、用于高级指挥的空中指挥所等。这些不可能长期依靠苏联的遗产实现。问题是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目前(UAC)尚未为这些装备建立新的飞机批生产。其主要推进的项目是伊尔-76MD-90A运输机的现代化改进,且该项目生产期限经常拖延。然而,在此情况下俄国防部依然于2020年12月签署了一份额外的大型合同,旨在生产10架伊尔-78M-90A型空中加油机。当前俄罗斯已经开展未来军用运输系统(VTA)的外形研究,为重型运输机研制奠定了基础,预计明年将开始开发工作,并制造一架原型机,能够在5000千米的距离上运送80吨货物,替代安-124运输机,但在首飞及批生产之前,还需要很长的研制周期。

俄罗斯轻型军用运输机伊尔-112V的批生产仍未准备就绪,目前预计到2030年初,它将取代安-26。同时由于与乌克兰关系的复杂化,安-140和安-148项目合作终止,中型多用途运输机MTS和伊尔-214项目前景也不乐观。2020年,UAC管理层对其运输航空部门进行了重大的结构调整和改组,希望以此改善关键项目的状况,并为促进以上机型的批生产以服务于国防部和出口。

张慧女士此前已为《空天防务观察》提供35篇专栏文章,如下所列:

第1篇,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工业政策法》以扶持工业发展,2015年3月30日;

第2篇,八张图说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公司,2015年4月10日;(第2篇内容更正,2015年4月13日);

第3篇,2014-2015年影响俄罗斯航空工业长期发展的十大事件,2015年4月29日;

第4篇,九张图说俄罗斯直升机公司,2015年7月8日;

第5篇,第12届俄罗斯莫斯科航展:主要合同签订和重要信息公布情况,2015年8月28日;

第6篇,第12届俄罗斯莫斯科航展:主要合同签订和重要信息公布情况,2015年8月31日;

第7篇,第12届俄罗斯莫斯科航展总结和重要信息公布情况,2015年9月2日;

第8篇,2015年俄罗斯航空领域重要动向,2016年5月6日;

第9篇,“乱花渐欲迷人眼”—俄罗斯国际军事技术论坛上的无人机秀,2016年9月5日;

第10篇,俄罗斯军用无人机的涅槃之路,2016年10月26日;

第11篇,C919的北方对手:俄罗斯MS-21窄体干线客机采用的多项新技术一瞥,2016年12月30日;

第12篇,俄罗斯出台新版航空工业战略应对四大挑战,2017年5月22日;

第13篇,他山之石——进击的俄罗斯新型民用飞机!,2017年6月14日;

第14篇,俄罗斯直升机制造业在创新中砥砺前行,2017年7月5日;

第15篇,俄罗斯空天军航空武器装备规模与分布详解,2017年7月14日;

第16篇,俄罗斯“产品30”发动机配装苏-57战斗机及其影响,2017年12月20日;

第17篇,俄罗斯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现状与趋势系列之一:前线航空装备,2018年1月10日;

第18篇,俄罗斯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现状与趋势系列之二:远程航空装备与军用运输航空装备,2018年1月12日;

第19篇,俄罗斯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现状与趋势系列之三:陆军航空装备与无人机装备,2018年1月17日;

第20篇,俄罗斯航空武器装备发展现状与趋势系列之四:舰载航空装备与特种航空装备,2018年1月22日;第

21篇,俄空天军航空装备在叙利亚的作战运用,2018年4月8日;

第22篇,从叙利亚战例看小型无人机群袭攻防作战,2018年4月25日;

第23篇,俄罗斯PD-35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的研制准备工作,2018年5月22日;

第24篇,俄罗斯高速直升机发展简析,2018年7月9日;

第25篇,浅析俄罗斯国防工业创新发展,2018年11月8日;

第26篇,俄罗斯航空产品进口替代计划实施成效显著,2018年12月17日;

第27篇,俄罗斯航空工业持续数字化转型,2019年4月28日;

第28篇,扑朔迷离的苏-57战斗机采购价格,2019年6月28日;

第29篇,2019年第14届莫斯科航展首日回顾,2019年8月28日;

第30篇,2019年第14届莫斯科航展第二日聚焦,2019年8月29日;

第31篇,2019年第14届莫斯科航展第三日、第四日聚焦,2019年9月2日;

第32篇,俄罗斯现行国防采购价格形成与管理,2019年9月24日;

第33篇,俄罗斯数字化技术与航空发动机制造业发展,2019年11月25日;

第34篇,俄罗斯的“使者”——下一代远程轰炸机PAK DA来了么?,2019年12月27日;

第35篇,俄罗斯强势推进航空工业资源整合,2020年10月12日。(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张慧)

本篇供稿:系统工程研究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