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铁矿石史上首次突破210美元大关,这影响我国经济复苏吗?

2021-05-10 10:24
料道
关注

铁矿石史上首次突破210美元大关引发市场热议,在中国宣布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后,我们不妨思考几个问题:

01 铁矿石暴涨会影响我们的工业和能源经济复苏吗?

首先,全球工业复苏带来铁矿石价格大涨,也会增加我们国内工业生产端的成本支出。

从需求来看,全球工业复苏使得铁矿石需求暴涨,价格也不断突破历史新高,普氏超过60%的铁矿石价格指数都突破了一吨210美元以上的价格,10天之内三次刷新历史最高价位。铁矿石价格的上涨,还带动了螺纹钢等其他工业金属矿石原料的价格,期货市场的铁矿石合约也站上了历史高位。

铁矿石的价格突破新高,可以理解为市场需求大增,而供给有限带来的上涨,这里的需求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中国经济和工业强势复苏,钢铁生产需求复苏增长,带动铁矿石价格上涨,另外一方面海外市场也经历疫情之后的工业复苏,需求也明显增长,共同推动铁矿石价格上涨。这可以看成是一季度工业复苏带来的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

从铁矿石供给端来说,铁矿石的主要生产国包括澳大利亚、巴西,还有就是印度,但印度的铁矿石品位相对较低。

澳洲2020年铁矿石生产超过9亿吨,巴西产量3.8亿吨,疫情影响下今年的铁矿石产量除了澳洲,巴西,俄罗斯,加拿大有小幅增长外,其他的生产国产量都是下降的。

我们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工业需求庞大,而澳洲则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供给方。

铁矿石价格的暴涨,也让中国钢铁和下游行业企业的成本水涨船高,根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进口铁矿石2.83亿吨,同比增长8%,进口价格平均150.79美元/吨,同比上涨64.51%。作为全球四大矿山巨头的淡水河谷第一季度财报也显示,其一季度铁矿石产量为6804.5万吨,其中销往中国的量就有4079.8万吨,同比增加19.2%,净营收126.4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69.69亿美元,同比增长81%。

据业内人士测算,2021年一季度进口均价为150.79美元/吨,对比2020年一季度的90.59美元/吨而言,已高出了60.2美元/吨,今年一季度进口铁矿2.83亿吨,根据测算,我们已比去年一季度多花了超170亿美元,按照1美元约等于6.5元人民币测算,相当于多花了超1105亿元人民币。

从今年CPI和PPI指数来看,我们的CPI消费,无论是蔬菜还是猪肉价格都稳步下降,物价水平是稳定下调的,但工业品指数PPI却增长超4%,铁矿石等工业基础原料价格的大幅上涨明显增加了我们工业和企业生产端的成本,给我们的工业和经济复苏带来一定的成本压力。

02 全球原材料普涨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铁矿石带动了工业品原料的普涨行情,也是全球放水带来的输入性通胀,输入性通胀也会让我们的工业增长打折扣。

在今年一季度,全球都开启了工业和经济的全面复苏,其中中国复苏和增长最为明显,一季度GDP保持正增长,表现为实体工业和消费的有效复苏。

而欧美市场实体工业复苏的效果相对有限,主要是采取货币刺激手段,大规模释放货币流动性来刺激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繁荣,但这也带来了全球的通胀问题,其中美联储5万亿美元的放水,已经给新兴经济体比如巴西,土耳其等带来物价飞涨,工业原料高通胀的问题。

美国自己日子也不好过。

在5月1日举行的巴郡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表示,房产建筑业的钢铁和木材等原材料一直在涨价,供应链完全被扭曲,现在通胀比人们预期要高得多,未来会接着涨。

目前,美国实体经济面临的通胀主要有三大推手。

一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能力下降。一方面,主要向全球输出大宗商品的发展中国家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部分大宗商品的产能受到限制。另一方面,产业链的全球化放大了局部供应断裂或短缺对整体供给的冲击。

二是,美元信用仍处于扩张期。超发的美元大部分流入了虚拟经济,体现更多的是其交易属性而非支付属性。然而,本轮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在大宗商品市场产生交集。超发的美元加剧了对大宗商品价格的投机行为,进而通过产业链传导至整个实体经济。

三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已经陷入一种顺周期的自我实现机制。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引发市场恐慌和投机行为,而市场恐慌和投机行为进一步推高大宗商品价格。这种自我实现机制在某种程度上会扭曲供需关系。例如,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预测,随着矿山供应的增加,到2022年金属铜供应将会超过需求,而这一预测与当前市场的看法正相反,表明市场或许高估了当前大宗商品供需之间不平衡。

同样,这次铁矿石的大幅上涨,带动了能源商品和各类工业生产原料的上涨,这种工业品价格的集体狂欢行情,与大宗商品市场大量热钱流入有关,也是全球货币放水带来的一种输入性通胀。

在实体端的工业和企业生产成本上升,增长受影响情况下,大宗商品市场却是存在阶段性的牛市行情,部分热钱也在参与工业商品原料上涨带来的价差机会,铁矿石等各类商品期货合约交易额也在创新高,机构则看好实体工业复苏带来的大宗商品周期性机会,而第二季度通胀见顶之后,对大宗商品价格的短期支撑也会结束。

03 国产矿够用吗?我们怎么办?

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1.7亿吨,同比增长9.5%;累计进口均价101.7美元/吨,同比增长7.2%。我们虽然也能生产铁矿石,但是无法满足自身庞大的工业需求,需要依赖进口铁矿石,而澳大利亚和巴西就是我们主要的铁矿石进口来源。

短短几个月铁矿石价格已经翻了一番不止。

有观点认为,铁矿石价格突破210美元新高是中美贸易博弈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充当美国的马前卒,不仅撕毁中澳在矿产能源贸易方面的合作协议,还妄图利用铁矿石遏制中国工业复苏。

所以,我们需要建立多元化的能源和工业原料供应体系。

一是政策面利空抑制矿价上涨。一是工信部等多部委已几次强调加强原材料市场调节,缓解企业成本压力,要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二则是自5月1日起,调整部分钢铁产品关税政策出台,其中对生铁、粗钢、再生钢铁原料等产品实行零进口暂定税率,同时适当提高硅铁、铬铁、高纯生铁等产品的出口暂定税率分别至25%、20%和15%。此项政策出台,既有利于降低国内进口成本、扩大钢铁资源进口,更有利于压减国内粗钢产量,影响上游对国外铁矿石需求,将压低国际铁矿石价格。

二是增加原料来源,减少铁矿依赖。一是国内各钢企正寻找更多矿山资源,澳大利亚已不是唯一选项,今年3月已有510万吨印度铁矿石在中国港口卸货,创下月度最高纪录;二是再生钢铁原料开放进口抑制铁矿依赖,据海关统计,一季度我国共进口再生钢铁原料5.53万吨,同比增长1545.3%,其中日韩两国对华再生钢铁原料供应就接近9000吨,骆铁军也多次表示,鼓励钢坯等初级钢铁产品进口,促进再生钢铁原料进口便利化,以此提高铁素资源供给,减少铁矿消耗;三则是目前正推进加大国内外铁矿石开发开采力度,提高钢铁工业资源保障能力,进一步遏制铁矿价格上涨。

三是“双碳”目标下,压减粗钢产量力度不减。2021钢铁去产能“回头看”工作持续推进中,两部委明确表示要确保今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推进钢铁高质量发展。尤其在“双碳”目标大背景下,作为碳排放大户的钢铁行业更面临巨大“减碳”压力,今年一季度国内粗钢产量已同比增加3659.2万吨,意味着未来几个月要减少同样数量的产量,才能实现全年粗钢产量不增长,因此铁矿石需求长期走弱的预期将会一直存在。

综上:短期来看,在当前钢厂高利润,高产量及库存结构性问题等因素作用下,铁矿石还会延续一波上涨趋势;但从中长期来看,当前各企业成本压力不断加大,市场恐高情绪加重,一季度的高利润在二季度或许已难以持续,加上目前海外需求等不确定性,以及国内压减粗钢产量及环保限产等的政策驱动,铁矿石价格涨势将趋缓回归合理。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