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通用电气紧急换帅,28年老兵临危受命,背后原因不简单

5月6日,通用电气宣布国际业务和中国区人事异动,现任国际业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将离开GE;其职务也将一分为二,其中国际业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职将由纳比尔(Nabil Habayeb)接任,通用电气中国总裁则为向伟明接任并向纳比尔汇报。

上述任命将于6月1日生效。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据了解,段小缨于1996年加入GE,至今已在GE任职达24年之久,进入GE后,段小缨负责的业务范围就不断扩大,涉及塑料、高新材料以及医疗等行业,积累了丰富的业务经验和管理经验。

2014年7月,段小缨出任GE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成为GE中国首位来自本土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19年2月,段小缨再次升任GE国际业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直接向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汇报。

段小缨卸任后,接任者之一的纳比尔已经在通用电气工作超过37年,在其过往履历中,欧洲、中东和非洲时期主要管理区域,至今仍为通用电气中东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另一接任者向伟明供职GE也长达28年,毕业于中国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发动机设计专业,曾供职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现任GE航空大中华区总裁职务。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GE除美国外的最大单一市场,发电、航空和医疗是其在华三大核心业务。

GE已连续多年面临着营收下滑的压力,2008年GE全球营收1837亿美元,但到2018年已经下降至1216亿美元;2019年,GE营收再暴跌21.7%至952亿美元。

2020年,GE迎来了近年来的至暗时刻,首先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直接打击,一季度总营收为205.24亿美元,同比下滑8%;其次是执掌通用电气长达20年的传奇CEO杰克·韦尔奇于3月2日溘然长逝;最严重的是,全球航空业全线萎靡,间接冲击了GE 2020年的一切计划。

航空板块是通用电气规模最大且利润最为丰厚的部门,通用电气航空集团在大中华区的商用飞机发动机装机量已达5800多台,另还有4000多台订单。但受新冠肺炎的影响,GE航空业务及商用飞机融资租赁业务正遭受史上最严峻的冲击,GE为此不得不计划削减1.3万名航空板块的员工。

不仅如此,GE目前还背负着着1200亿美元的债务,其中约1000亿美元债务将于近期到期,相比于持续下滑的业绩以及新冠肺炎的影响,GE岌岌可危。

最令GE担忧的是,中国航空市场是否会抛弃GE。

全球航空业将会大受打击并延续数年来恢复已经板上钉钉,但是GE等不及如此长的恢复期,它需要最快的现金流通及资金回笼,但是空客、波音已经自顾不暇,尤其是波音,也到了寻求政府庇护的边缘。

就在中国全力抗击疫情之时,美国政府趁机加码打压包括C919大飞机项目在内的中国高科技产业,GE参与研发的发动机等相关核心器件一度被认为禁止出口中国,该事件令GE惶恐不安,立马施压特朗普声明“不断供C919”。

有分析认为,以GE目前的财务状况,任何核心业务的顺利推进都是在拯救GE;当然,任意业务出问题也都是在要GE的命,航空作为其在华3大核心业务之一,断供C919无异于逼迫GE破产。

更为严重的是,GE一旦破产,背负的1200亿美元债务将会从产生连锁反应,如2008年雷曼兄弟般,引发美国乃至全球的金融海啸,这是GE及美国政府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我们罕见地发现特朗普出来澄清“不断供中国”。

从此次的人事调整来看,GE有意将中国区总裁独立出来,并交由来自GE航空大中华区的负责人,足以说明GE正在调整起内部组织架构,通过支持中国航空事业来全力拯救这家摇摇欲坠的百年工业发动机。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