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消费互联网裁员潮还在继续 失业的程序员不妨看看工业互联网

2019-04-02 14:13
王吉伟
关注

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这场互联网裁员潮,延续至今,且还在继续。保守估计,目前裁员涉及的知名企业或已超过40家,其中不乏新晋互联网小巨头TMD中的美团和滴滴。就连BAT中的腾讯、百度都没能避免,阿里虽已对裁员消息辟谣,是否真的裁员只有员工自己清楚了。

需要指出的是,在各大企业的裁员名单中,人至中年的程序员被裁掉的很多。很多35岁以上在公司干了多年的职工,平日里称兄道弟的老板,一句话就将之裁了,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有的程序员前一刻还在工作,后一刻立即被辞退,甚至连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给。一些老程序员感叹:再牛逼的经验和技术,也挤不过年轻程序员的青春。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不敢轻易辞职的老猿们,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被裁的命运。压力山大的他们,有时负面情绪爆表到一定程度,会产生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尤其是在北上广深的他们,想法更多。事实上,这压力主要源自其执着,退一步想,卖掉房子离开北上广深,就活不下去了吗?想活的更好,就得常挪挪地儿。

所以,即便失业亦不要太悲观。正好可以总结经验得失,理清个人未来发展方向。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以为这又是一篇贩卖焦虑的文章。非也,其实伟哥是想跟程序猿们探讨一下未来的出路。不妨再看看本文标题,正是我想说的。

为什么会聊这话题呢?说起来挺有意思,我最近一直在关注企业上云和工业互联网。在互联网大裁员这段时间,一边关注消费互联网又有哪些知名企业开始裁员,一边观察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现状。期间发现一个现象:这边的消费互联网裁掉了那么多程序员,但那边的工业互联网却有着庞大的程序员人才缺口。

这个人才缺口有多大呢?

据《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预测,到2020年和2025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人才缺口将分别达到750万和950万。其中,Java工程师、算法工程师、架构和技术经理尤为缺乏。工业互联网的实际落地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去年阿里云在广州打造的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首期仅在广州就招聘了1000个程序员。

事实上,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一样涵盖广泛,产业链的云计算、通讯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端等都需要大量人才,尤其是程序员。2017年10月GE发布的“数字工业进化指数”显示,80%的受访企业高管认为,工业物联网将会或者可能会为其公司和行业带来转型。同时接近8%的企业高管认为,数字化转型在自己企业中已经成功扎根。由此可以感受到工业互联网的“大平台+大缺口”现状,对于人才的巨大需求量。

从产业现状来看,现象级工业APP培育能力薄弱,是当前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四大瓶颈问题之一。2018年,我国工业APP数量不超过5000个。且这些APP,大多都由原工业平台软件云化而来,依靠工业PaaS上的行业机理模型“生长”而来的“原居民”工业APP少之又少,至于现象级工业APP更是屈指可数。

那么,中国工业互联网体系需要多少APP呢?仅美国GE的Predix平台工业APP总量差不多已超过50万个,而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近百家,需要多少APP可想而知。2017年出台的《指导意见》则要求,至2020年要培育30万个以上的工业APP,到2025年要形成3-5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百万工业APP培育以及百万企业上云。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