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继波音之后,罗尔斯·罗伊斯也遭遇新冠“空难”

因疫情影响,全球第二大航空发动机制造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面临着严峻的库存压力,目前已暂停派发股息,计划宣布超过10亿英镑的信贷措施,用以增加流动资金,并计划启动对旗下7500名英国工厂员工采取停薪方案。

誉满全球却一路“复兴”不止

提起罗尔斯·罗伊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它是谁,但说起另外一个译名——劳斯莱斯,相信很多人就会恍然大悟。其实他们就是同一家公司,不过有两个译名,汽车领域叫劳斯莱斯,发动机领域则叫罗尔斯·罗伊斯,也称罗罗。

这家1906年成立于英国的世界顶级超豪华轿车制造商以及全球顶级航空发动机厂商,虽然手握重器,但日子并不好过,1971年因负债亏损而一分为二——分为汽车与航空发动机两间公司,前者几经辗转于1973年落入宝马之口。

后者则继承燃气轮机技术,是全球第二大军用发动机和第二大民用发动机制造商,与美国通用公司形成航空发动机双寡头局面。为与通用电气争夺中国飞机引擎市场,与西安发动机公司合资成立了西安西罗航空部件有限公司。

今年2月,特朗普一度放话要断供中国唯一民用大飞机C919的航空发动机,作为最大竞争对手,罗罗浮出了水面,不过特朗普随即否认断供:我们想把产品卖给中国!

罗罗对全球航空业举足轻重,不过这家老牌企业内里并不如表面那般光鲜靓丽,已经在“复兴”的道路上挣扎了多年,上有通用电气一路打压,下有美国普惠(P&W)、法国Snecma、美国霍尼韦尔、德国MTU、日本航空发动机公司(JAEC)、俄罗斯联合发动机制造集团(OAK)追击,罗罗一路走来也是颤颤巍巍,为保证利润,在2014-2018年间,还进行过数次改革和裁员。

疫情突袭,全球上演“空难”

波音与空客这对老冤家斗了几十年,没想到波音自己作死,被自己造的几架跌落飞机吓掉了半条命,剩下的半条命也在新冠疫情中岌岌可危,不得不依靠政府续命。

活久见的还有股神巴菲特,在达美航空、美国航空(AAL.US)、西南航空、联合航空等美国航空公司布局上损失惨重,仅航空业投资的资产规模在今年已缩水了逾64亿美元(约合454亿人民币)。

30年前,巴菲特就告诉过大家不要碰航空股;暮迟之年,巴菲特似乎正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为什么不能碰航空股。

不仅如此,这股空难早已波及世界。当疫情在意大利爆发,各国就开始收紧国际航线,截至目前世界各国停飞的航空公司超过了70家,如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迪拜航空、宿务航空、菲律宾航空、泰国狮航、捷星亚洲、约旦航空、奥地利航空、波兰航空、布鲁塞尔航空、乌克兰航空、伊拉克航空、约旦航空等,其中总部设在伦敦的易捷航空早在3月30日就计划停飞除救援航班外的所有飞机。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评估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航运业预计将造成全年1130亿美元损失,旅客收入或将缩水2520亿美元,同比下降44%,而当下正是疫情风暴的肆虐期,其影响才刚刚开始。

IATA同时警告称,预计在今年5月之前,将会有大批航空公司宣布破产。目前已有北欧航空宣布裁员9成、新西兰航空削减85%运力、澳洲航空2/3员工正式待岗、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削减95%国际航班……

营收模式另类,罗罗被双面夹击

与世界上绝大多数以卖产品获得营收的公司不同,罗罗虽然从事的是尖端制造业,但并不直接兜售产品和技术,而是销售自己的服务——以“租用服务时间”的形式出售发动机,并承诺在对方的租用时间段内,承担一切保养、维修和服务;航空公司则按引擎用时和推力向罗罗支付费用。

这种模式让罗罗逼迫自己花更多的精力用于自身产品的研发与制造,这也是罗罗为什么能跻身全球3大航空发动机制造商之一的重要原因。

该商业模式的最大好处还在于,将自身利益与合作伙伴捆绑起来,通过不断提升自身的服务质量,罗罗加强了与各航空公司的联系,营收也在源源不断地向公司回流。

但是面对突发的疫情,罗罗显然措手不及。首先是全球客机陆续停飞,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受累连续丢失或延迟订单,导致罗罗的库存产品迟迟无法出货;其次,航空公司面临着生死考验,他们已经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作为捆绑利益方,罗罗首当其冲,回流的资金断崖式下跌。

据航空分析公司Cirium数据,目前搭载罗·罗发动机的宽体客机数量从年初的1580架下降到3月25日的468架,每日飞行时间从20421架次下降至4657架次,未来这一数据或将进一步下降,罗罗“复兴”之路或遭半路截胡。

2月底罗罗曾预期2020年将实现10亿英镑(约合12.2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但疫情重挫下罗罗只能选择保命。

罗罗154亿英镑营收中有一半来自民用航空业务,罗罗目前面临的困境是失去了盘活公司的血液——现金流,为此罗罗撤回了25亿英镑资金,以将其流动性提高至70亿英镑。

相对有美国600亿美元兜底的波音,二次私有化的罗罗预计可从英国政府处获得的援助有限,因此罗罗除了提高现金流,还通过砍掉股息分红、员工停职、转产呼吸机等方式进行自救。

中国有酒,愿与罗罗共饮

波音曾预测,中国作为全球唯一的万亿美元级民用飞机市场,未来20年在新增飞机和航空服务领域将创造价值达2.7万亿美元的民用航空市场需求,新增的飞机需求量接近8000架, 2倍于中国大陆现有的民用飞机存量。

虽然中国同样受到新冠疫情肆虐,但中国已经好转,并成为全球第一家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的国家,未来经济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这将为罗罗带来广大的市场机遇。

民用领域,中国商飞的ARJ21、C919飞机均在有序进行中,其中仅C919一款飞机就有超过1000架的订单量,未来还有C929等系列机型,将是罗罗站稳中国市场的最佳选择,也是应对通用电气、普惠围堵的最佳突破口。

不仅如此,未来中国国产军用飞机也将持续发展,只要罗罗愿意,中国成为罗罗的第二故乡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罗罗是英国仅剩的工业皇冠明珠,加之瓦森纳协议,几乎不可能投入中国怀抱,但在民用领域,中国和罗罗还是有很多可深度合作的地方,毕竟这将是未来20年全球最大的民航成长市场,有网友表示:养活两个罗罗没有问题。

另外,除了航空,双方在航海方面也可以展开深度合作,如将罗罗提供的燃气轮机应用于商业船舶、舰艇等。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