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波音的真正危机是自己作死;赤裸裸打脸特朗普的“制造回流”

空中巴士公司(Airbus SE)的销售总监约翰·莱希(John Leahy)于2018年1月15日正式退休,这位压制了波音长达23年的竞争对手终于隐退,对波音来说,应该是天大的好消息,不用再为对付空客频繁更换销售总监了。

但是,随后波音的一系列走向,大大出乎全世界的意料,从最近的财报分析看,已经影响到了美国经济。

为什么竞争对手隐退,波音反而受内伤?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波音的真正危机是自己作死;赤裸裸打脸特朗普的“制造回流”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空客一夫当关,波音万夫莫开

自莱希接任空客销售总监以来,创造了诸多神话:撑起空客史上17000多架客机销售量中的大部分销量,销售总金额超过1.7万亿美元、市占率从18%提高到市场半壁江山、连续多年蝉联客机销售冠军、波音为对付莱希先后撤换7位销售总监……

可以说,莱希时代,全球客机销售市场都是莱希吃肉,波音啃骨头,其他人喝汤,无论如何变招,波音只能对莱希高山仰止。但这并不代表空客的技术就是全球的最高水平代表,2017年底空客翻盘波音,成就了空客史上最大单笔订单,莱希在辞别空客时曾如是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打败波音……我们的确尽力了。”

言外之意很明显,一是感慨自己职业生涯最后一次打败波音,二是对未来空客被波音反压制产生了强烈的不安。从莱希的感慨我们看出,他还是很忌讳波音,也侧面肯定了波音的实力,未来没有了莱希的空客,被波音反击成了大概率事件。

随着剧情的发展,事实却让这位隐退的空客销售总监可以高枕无忧了。

剧情反转,波音自毁长城

在被压制的那些年,波音把市场推广不达标的锅甩给了莱希;当莱希退休,波音弹冠相庆,似乎一统江湖的日子就要来临。

但随着189条生命的陨落,波音的前途日渐暗淡。

莱希离职9个月后,一架波音737 Max在印度尼西亚坠毁,合计189人的全体空乘遇难。原以为这是一次意外空难,但半年后,又一架737 Max在埃塞俄比亚坠毁。两起空难事故发生后,调查显示事故原因均指向波音737 Max的设计与制造出了问题。

尤其后一起事故发生后,各国纷纷停飞737 Max,同时对在运营的波音系列客机进行排查,737 Max进入了减产进程,截至2019年12月,波音737 Max的库存积压高达400架,并在2020年1月进入了全线停产阶段,这对波音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波音此前的财报透露,其2019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仅为3.74亿美元,同比下跌94.68%。当全面停产737 Max,波音的新订单骤减,前途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产业链连锁反应,拖了美国经济后腿

与波音停飞、停产事故更严重的是,由于波音深陷麻烦,其供应商的生存也随之受到了严重威胁,49个航空业产业链行业将受此影响,如提供飞机引擎的通用电气,因为波音出现了现金流问题;高度依赖波音的供应商Spirit AeroSystems早就开始大幅缩减各项支出。

行业分析指出,波音从2020年1月停飞起,每季度整个产业链将损失150亿美元,其中波音损失近100亿美元,产业链损失超过5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在分析后更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因波音公司带来的连锁反应,将会让美国2020年第一季度GDP下降0.8%。

虽然有不少美国分析师对波音恢复生产报以很强信心,但何时恢复却含糊其辞,这也暗示着波音存在长期无法恢复生产、重拾信心的风险,如果时间太长,其影响将不仅仅是拖累美国GDP 0.8%,甚至会重现当年的安然破产、雷曼兄弟破产的大幕。

制造能力下滑,压垮了波音

一系列事件说明,后莱希时代,波音的竞争对手不是空客,也不是其他航空公司,而是自己。

从目前报道来看,波音737 Max及系列客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设计缺陷、软件控制缺陷、硬件结构缺陷、材料工艺缺陷等方面,印尼调查人员曾表示,造成737 Max坠机的原因多达9种。

可见波音存在问题之严重。

不过,美国掌控着全球大部分尖端技术,波音的问题绝不是一家公司的问题,而是美国制造业的问题。

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美国追逐的是金融等虚拟产业,逐渐抛弃制造业,导致目前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的现状,空有大批核心技术人才,也可以设计出顶尖的飞机制造方案,但却没有足够技术工人来生产、装配、集成。随着美国制造业的外流,这一问题还将日益严重,未来能撑起波音们的美国本土制造需求的能力仍将继续下滑。

举两个最显而易见的例子。首先是特斯拉,其诞生于美国,风靡于全球,却受产能一度被投资者看空前景,但马斯克顶着特朗普制造业回流美国的压力,来到中国建设超级工厂,仅用一年时间就实现量产,而且大幅降低了成本,给包括比亚迪、大众、丰田、宝马等推出新能源汽车的公司沉重一击。有中国制造推助,特斯拉前景无限宽广,马斯克为此大谢特谢中国政府。这例子充分说明了中国大陆制造能力的强悍。

另一个例子则是富士康。鸿海集团老总郭台铭曾答应特朗普要在美国设立规模庞大的代工厂,两人的关系也好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但3年过去了,被特朗普称为“第八大世界奇迹”的美国富士康工厂还处于风雨飘摇中,美国政府与富士康均没有兑现承诺,其中人才、政策、资源都在掣肘着这个“奇迹”的发生。这个例子说明,美国制造土壤正在流失,如同阿斗已经很难扶起来,“制造业回流”只不过是政客拉票的口号而已。

同样的,作为工业制造的皇冠,没有了强大的制造土壤,波音的飞机制造势必会跟不上发展需求,且随着技术越来越高端,制造过程中出现问题的概率就越高。

现在摆在波音面前的,已经不仅是如何解决737 Max的问题,而是上升到如何解决制造的问题,否则737 Max将会成为压垮波音的第一根稻草。

波音何去何从?美政府宁愿让波音烂掉?

由737 Max引发的制造问题,将会让波音及美国的波音们深入思考如何解决制造问题。从全球制造业的产业分配来看,波音可以效仿特斯拉迁往中国寻求出路。

虽然中国在高端制造方面还比较弱,尤其是大飞机制造领域,还处于空窗期;即使本土的商飞等公司已经推出了自己的客机产品,但技术上与波音仍有很大的差距,波音可以携技术、产业链前往中国,借助中国大陆接近9亿的庞大且高素质的劳动力基础,快速解决制造方面的问题。

不过,正在高喊“制造业回流”的美国政府是绝不允许波音叛走中国,更不希望中国“获得”大飞机的先进制造工艺,因此,波音很难选择更合适的制造土壤,只能继续在本土侍奉美国的大老爷们。

目前看,737 Max的问题还不至于要了波音的命,但其竞争对手在莱希隐退后,迎来了最好的发展环境,2019年6月,美国媒体就爆出消息称,美国航空“背叛”了波音,向空客订购50架A321XLR飞机,用于替换老化的波音757-200喷气式飞机,这是过去20多年来美国首次从欧洲制造商订购客机。

737 Max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波音仍在遮遮掩掩,始终未开诚布公,也许问题尚未查清,也许问题很大,不能查清。但无论如何,美国政府都会把波音别在裤腰带上,哪怕坏了,也不会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