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工业设计之父:能解决问题,才是更大的设计

2018-03-23 11:41
智能制造
关注

解放周末:设计师的沟通和表达能力其实很重要,您的口才是什么时候锻炼出来的?

柳冠中:读大学时,学校组织去农村一年参加工作队,我到了一个村,39户人家,一共只有3个工作队员。一周后,带队的老干部病了,只剩下我和一位当地的小青年。我白天当生产队队长,晚上当工作队队长,不停地动员、查账、访贫问苦,整整一年,把口才锻炼出来了。自那以后,和人说话再也不脸红。

我后来被分配到北京做绿化工人。有个段子说我们,“远看是逃荒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看是绿化队的”。

当时我担任公园班班长,动员家庭妇女们积极劳动,每周带着她们骑三轮车,满大街捡破砖头,修公园画廊、宣传廊、拱门等。

那时候,园林局更重视大公园,很少给街道、小区的绿化队拨钱。我直接去找园林局的领导反映,让他们重视。我说,大公园不可能每天都去,但是小区和街道的绿化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后者同样重要。吵到后来,我拍桌子,差点扔凳子,最后争来了经费。

这些经历都锻炼了我。

解放周末:上世纪70年代,毛主席纪念堂的灯具由您主要设计,这些灯具彻底颠覆传统,至今都依然没有过时,几乎领先了半个世纪。您当时是怎么想出来的?

柳冠中:那时候,大家觉得灯一定是一个个灯泡,最后吊成一朵花的形状。

毛主席纪念堂有一组漂亮的葵花灯,许多人都抢着去设计,剩下其他厅里的灯由我负责。当时工期很短,如果一个厅设计一个大灯,需要很多模具,五六十个灯,至少三四十种灯罩,根本来不及生产。

我从小喜欢建筑,学生时代爱去外滩画上海的老房子,建筑的思维影响了我。设计灯具时,我开始琢磨运用建筑的球节点网架结构。简单说,就是设计直径2厘米的六向连接球,每隔10厘米连接一根能前后伸缩的杆子,这些球与杆可以上下左右任意组装,底部再装上一块有机玻璃片,组成任意大小、高低的板块,可以把天花板铺满,也可以组成照明光带。

是不是和现在流行的LED灯板很像?即便到了LED时代,我设计灯具的理念依然适用。

解放周末:安装这些新型灯具,当时有没有遇到麻烦?

柳冠中:有。那时候只有白炽灯,非常热,传统玻璃或塑料都不耐热,我们挑中了一种特殊材料——聚碳酸酯,全透明、耐高温,200摄氏度也不会软化。但国内没有,需要打报告进口。当时用了一架飞机把材料运进来。

但是材料来了以后,发现没有人懂得加工。我们在全国寻找可以加工这种材料的人,大家都不敢尝试。最终,宁波一个乡镇企业小厂的一位姓汤的年轻技术员,用了不到两周时间实验成功。

纪念堂的灯具至今也没出过大问题。任何一个环节坏了,只要换根杆子就行。底下的玻璃片坏了,只要换玻璃片就行,因为它是组合化、标准化的。五六个简单零件,就把照明问题解决了。

解放周末:看到您的设计,那时候大家什么反应?

柳冠中:我相当于把光源藏在天花板里不露出来,整个顶棚全是亮的。当时有人震惊了,问:小柳,你设计的还是灯吗?那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什么才叫设计思维。

设计的对象不是灯,不是水杯,不是任何一个具体的物品,设计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

比如说,当时天花板高度不够,每个厅都吊下一个大灯,会碰到脑袋,那怎么办?我要解决的是照明问题。为了不占用高度,我才想到,把灯与天花板融为一体,整个天花板都是亮的。

同理,假如要设计一个水杯,再怎么换造型、换材料,再好看,它还是一个水杯。但真正要解决的其实是解渴问题,那就未必一定要用水杯,只要能喝水,吸管、奶瓶照样可以。你走在马路上解渴、走在沙漠中解渴,哪怕是泉水,用手捧着喝也是解渴,没有杯子照样能喝水。

所以,关键还是看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才是设计。

大学培养的应该是思维方式和学习能力,而不是知识点

1980年,37岁的柳冠中获得了公派留学的机会。

当时出国需要考英语,大部分同行读的是俄语。好在柳冠中中学就读于历史悠久的上海五四中学,有良好的英语底子,英语考试顺利通过。

然而,美国名额已满,阴差阳错下,他被分配到德国。德语从零学起,3个月后,日常对话已经不成问题。

他也未曾料到,在以制造业闻名全球的德国留学3年,学到的并不是最新技术,而是一种颠覆性思维。

解放周末:在德国,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柳冠中:起初我很惊讶,原来设计不是画图。

我一进学校,就开始画图,一位德国教授走过来制止我说:“从今天开始,你不许画,有什么想法就直接做。”我后来才懂,原来只有动手做了,才能发现真问题,画图永远是纸上谈兵。

德国的实验车间条件特别好。不像我们大学里常常只有画室没有车间。中国留学生进了车间,一下子束手无措,连选择什么材料都不知道。这个问题恐怕现在依然存在。

解放周末:在德国学习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课题?

柳冠中:老师给我们出过一道题,用复印纸搭建一定高度的模型,要求人踩上去不能塌。可以用剪刀,但不允许用黏胶。

这就要求学生研究纸的特点。如何解决抗压问题,需要运用结构、材料力学等。其实有个笨办法,把纸一层层叠上去,人站着也不会垮。不过考试要求纸越少越好,所以没那么简单。

每种材料都有优点和缺点,如何扬长避短,这就是设计。设计是解决矛盾,而不仅仅在于美观。我回国后也给中国学生出这道题,我说,把纸的问题研究透了,那么换成钢板等其他材料,道理是一样的。

还有一道题,从5楼扔一个生鸡蛋,如何让它落地不碎。材料越轻、落下速度越快,分数越高。你可以去想,如何改变鸡蛋掉下的轨迹,有什么办法缓冲,控制它的方向,变得有弹性等。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