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自动化的威胁:技术进步影响就业格局

2016-10-18 09:34
路过的码农
关注

   在短短15年的时间里,技术革命为我们带来了谷歌搜索、Facebook好友、iPhone应用、Twitter“咆哮”,以及亚马逊网站上无所不包的商品。

  唯独没有带来大量就业。

  截至去年年底,Facebook和谷歌Alphabet合计雇佣员工74,505人,比微软少了1/3,尽管两者的合计市值是微软的两倍。2012年,Instagram被谷歌出价10亿美元收购,当时,这项照片共享服务还只有13名员工。

  在美国企业将硬件生产转移到境外以后,计算机和芯片部门的招聘便大幅缩水。新兴科技巨头所需的员工相对较少。科技初创企业不像以前那样大量涌现了。生产率和工资增长放缓。随着中低收入的常规性人力工作被机器取代,收入不平等现象也日益加剧。

  科技繁荣了,但没有美国工人的份

  计算机和电子公司的就业继上世纪90年代出现攀升以来,至今已下滑40%以上,少数科技部门的就业出现增长,但幅度较小。

  这一结果与上一代政治领袖、科技企业家和经济学家的预测相去甚远。2000年,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他的最后一份国情咨文中表示:“美国将领导世界走向共同和平与繁荣,走向科学和技术的最前沿。”他的经济团队宣称,“迅猛的技术变革”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

  人们对科技繁荣的美好期许和实际结果形成巨大落差,这在一定程度上致使全美民怨沸腾。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政治局外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之所以能异军突起,与此不无关系。

  相比于中国颇具侵略性的进口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以及美联储等政府机构经济指导不力所引发的民愤,科技引发的失望显得更加微妙。通过这些令人惊叹的新机器和创造它们的企业,美国人原本指望获得更大的经济收益,结果等来的却是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

  “这一代人看不到父母辈和祖父母辈所经历的那种进步,这让他们感到越来越沮丧,”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埃里克·布莱约夫森(Erik Brynjolfsson)说,他的研究工作记录了技术对贫富收入差距的拉大作用。“这种挫折效应溢出到了政治舞台。”

  1997年,《时代》杂志将计算机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CEO安德鲁·格罗夫(Andrew S. Grove)评选为年度人物(格罗夫已于2016年3月去世)。1999年当选的是亚马逊公司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当时,各企业为应对千年虫,斥资数十亿美元将计算机重新编程,乐观的投资者给尚未开始盈利的网络初创企业赋予了巨额估值。

  结果2000年年初,网络泡沫破灭,2001年,经济陷入衰退,全球化趋势进一步深化,使技术经济迎来转折点,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由此转向。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