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电机

正文

中国制造如何完成一次声势浩荡的迁徙?

导读: 不得不说,我们需要对挑战极限的工人,报以崇敬之情,他们挑灯夜战,甚至在除夕夜仍在工地搬砖,但业内人都知道,硬件的建设都需要一定的周期,好像十月怀胎一般,如果一味地拼效率、拼速度,肯定会产生“欲速则不达”的效果。

  过去几年,中国制造业完成了一次声势浩荡的迁徙,因沿海地区材料、用工成本的大幅度上升,本就利润微薄的中国制造业开始入不敷出,加之,政策环境的不断变化,也催化着着这种迁徙,一方面深圳、广州、珠海等沿海城市,施行腾龙换鸟的政策,这些富裕起来的城市,正试图大力发展创业孵化、金融、房地产等附加利润更高的产业,于是,他们用“驱赶”的方式,放弃了古老的制造业,毫不留情;另一方面,内陆地方政府渴望冲出农田、冲出猪圈和枣园,听说一些大型的制造业内迁,官员们甚至拎着热气腾腾的饺子来到宾馆里,以说服CEO们来自己土地上进行相关的投资。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中国制造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迁徙,牵扯数百万的从业人员,数百亿的设备、厂房的投资,也对中国社会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迁徙本来就不容易,特别是制造业涉及到大量的从业人员,更要小心翼翼,另外,大型的制造业往往会影响整个社区的经济结构,他们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生产线和产品,更有工作理念的革新,这种文化上的灌输,需要潜移默化地进行,而当企业的理念与社区理念相冲突之时,就会产生各种问题,最直接的体现莫过于“当生活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时,人类普遍性的焦虑”。

  平衡硬件:欲速则不达?

  关于中国制造业的迁徙,我们时常听到各种传说,每一个承载制造企业新落脚点的城市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种速度,比如河南郑州,为了迎接富士康的到来,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把一大片枣园翻新成了一幢幢威严肃穆的厂房,世人称之为郑州速度;而华为工厂去东莞,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座座干净明亮的车间拔地而起,加之,远离市区、房价便宜,有不少的员工都觉得在这里工作比在深圳舒服,笔者称这个为东莞效率;此外,和硕在上海的工厂,可成科技在苏州的建设都因服务于苹果,而显得效率十足,毕竟,苹果的订单是如此巨大,基本上是以小时来计算的,若是因硬件建设推迟几天,肯定损失惨重。

  不得不说,我们需要对挑战极限的工人,报以崇敬之情,他们挑灯夜战,甚至在除夕夜仍在工地搬砖,但业内人都知道,硬件的建设都需要一定的周期,好像十月怀胎一般,如果一味地拼效率、拼速度,肯定会产生“欲速则不达”的效果。

  类似富士康、华为这种资本雄厚的企业,尚能负担地起一些赶工费,以加速硬件建设,而且他们受制于SER/FLA或者政府安全部门的规定,不太敢在硬件设施上有任何的疏忽,事实上,苹果为了保护好自己的羽毛,把很多压力都转嫁到了供应商身上,他们曾专门聘请了SER人员去到所有的代工厂内,进行地毯式搜索,这些站在员工立场上的人会事无巨细地检查相关设施,他们会去测量车间内逃生通道的宽度,需满足每千人1m的规格;工作位置距离最近逃生口是否小于60m,甚至会去查看厕所蹲位的数量以及宽敞程度、通风效果;在整个稽核期间,他们会仔细询问员工之于硬件建设的态度,在这里工作是否感到快乐,这也是为什么类似华为、富士康这样的大型园区里会建设有图书馆、棋牌社、篮球场、KTV等娱乐设施,同时,SER人员中会有专门的肢体专家、环境专家,以确保中国制造人员的工作环境足够舒适,敦促一些劳动强度较大的岗位尽快自动化,一些有职业危害的岗位,配套的保护设施要执行地一丝不苟,他们甚至会要求空调风速高于5m/S,以确保车间足够凉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