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飞豹飞机横空出世 | 软件定义制造业

2016-08-26 10:04
龙凰
关注

  这是中国航空史上一个奇迹:一架歼击轰炸机,从设计开始,到完成首飞,仅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而且,这是2000年开始。

  是的,这是一个十六年前的故事。在当下数字化设计与制造正在成为业界热点的时候,这个传奇的全数字化样机的故事,具有超前的软件意识。

  数字化思维是决定性力量

  新飞豹(歼轰-7)是中国自主研制的中重型、超音速、全天候歼击轰炸机,是中国目前进攻性主战机种,被称为是中国唯一一款真正的歼击轰炸机。作为中国目前的主战机种,新飞豹就是这样一个传奇产品:在原有的设计研制基础上,新飞豹从2000年开始设计,到2002年7月1日完成首飞,仅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这是一个关于数字化的萌芽发展成参天大树的故事。在技术上采用了全数字样机的设计制造技术,这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应用,而且应用在最为复杂的产品开发上;而在管理上,则彻底打通了设计院与制造厂之间的组织墙壁,从而实现了设计与制造一体化。

  数字化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决策:在当时数字化设计在国内几乎是空白的时候,数字化思维是一种石破天惊的力量。而对于参与者而言,那几乎就是一场激辩。1999年12月某日,当时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前身航空工业603所,在时任所长黄强的主持下,开了27人的办公扩大会,会议持续到午夜一点,充分讨论,分歧巨大乃至争吵。

  实际上,当时能够实现全机翼的全数字设计在中国已经很了不起了。因此,有的专家保守地提出:机翼采取三维的设计,机身仍采用二维的图纸。

  最后,决策组力排众议,采用了整机全数字化的设计。因为,如果机翼采用三维设计,而机身采用二维设计,则界面关系搞不清楚,数据的传递将成为阻碍开发进程的重大绊脚石。

  其实这样抉择也源自过往惨痛的教训。记得90年代造歼十飞机的时候,主起落架主承力结构的整个金属部件都是委托法国制造的。但造完之后,起落架的收放问题出现了问题,有5mm的误差,只好重新订货和重新制造。仅仅是这一点点的误差,影响了歼十首飞推迟了八、九个月。没有全数字化的软件支撑,任何一点细微的误差,都可能成为制造业的梦魇。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