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好文】清华社科学院院长:中国目前是什么样的社会结构

2016-05-12 08:41
瑾年Invader
关注

  比如说,我们今天在新清华学堂,应该说我们这个会场,建筑质量相当不错,能够把房屋建造到这个水平的人,在世界各国都应该称作是一个高级技术工人,但在我们这里叫什么呢?叫农民工。所以我写过一篇论文,叫做“有技术、无地位”,分析中国农民工,他怎么能够进入中产阶层,进入中等收入阶层。其实,农民工如果作为工匠来说的话,他应该是技术工人,那么技术工人,在我们共和国的历史上,技术工人地位很高的,我们历史上曾经有过一套体制,叫做八级工制度,那个时候如果说起八级工,他地位基本跟厂长平起平坐的。八级工,我理解,是对于技术分级等级的一种尊重,当然后来这个制度,由于种种原因,这个制度现在不存在了。但是,我们需要反思,就是工匠精神。我相信就是对一个农民工来说,他怎么能够提高他的社会地位呢?他应该通过他的技术水平来提高他的社会地位。

  从世界各国的经验看,一个工人通过技术水平来提高社会地位,这种可能性有没有呢?确实是有的。比如我举个例子吧,如果看数据的话,分析德国的数据,法国的数据,一些欧洲国家的数据,我们会发现,在整个职业结构中,在中产阶层中的,白领群体中的技术工人比例占得非常高,我在看北欧数据发现,它的所谓professional workers,就是所谓专业人员,大概能占到19%多,然后它的技术人员又占了一个19%点几,那么这两部分加一块,居然能占到40%,然后,它还有一部分10%,是有手艺的,也就是讲工匠,叫有手艺的人,有手艺人,也是完全可以纳入白领层或我们叫做技术工人层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就理解了,可能我们在关于工人的技术等级上还要做很多的工作。(大屏幕展示:2015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电焊工图片)这件事情值得一提,就是去年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跟我们清华还是比较近的,因为它涉及到了世界技能大赛,都是工艺技术,这是我们中国大陆的工人,第一次获得奖牌,这个就是中国电焊工,他在这次获得了全世界的金牌。这个世界技能大赛的影响意义很大,通常我们也叫“技能奥林匹克”,但似乎好像我们国内对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太多,所以,我觉得李克强总理强调这个事情非常重要,就是工艺人员。

  我也写过一篇论文来分析,社会地位是怎样形成的。其实社会地位,从来都是有一套制度的建设,就是光靠一个个人的努力没有用处。比如说一个工人,他说我也尽量提高我的工艺水平,但问题是需要制度平台,或者行业协会的技术等级平台。就是所谓行业技术门槛,所谓入门门槛,或者技术升级标准,你没有这个东西的话,他即使有很高的工艺水平,他也难以通过一个晋升制度得到提升。比如说,我们教授有一套完整的制度,我们教授分成很多等级。但问题是一个打工者没有这样的制度,我们发现打工者,在中国,打工者工作更换最频繁,我曾经测一个数据,叫做职业流动,就一个人换工作,结果发现农民工是换工作最多的人,但是,农民工尽管换工作,发现他到了不同的地方,地位始终没有变化。而我们城市居民,每换一次工作往往地位上升,我写过一篇文章来分析,就是城市居民,怎么样通过几次换工作,然后地位得到上升了,而农民工没有地位上升。所以这样就使我深思,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就是劳动技能的提升问题,和我们未来的技术工人队伍,可能是我们在社会结构改变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而这方面的建设,可能需要多方面的努力。

  (大屏幕显示:收入分配调整)收入分配的调整,我刚才介绍了,从我们整个体制上看,一个社会,要构建成橄榄型社会结构,从职业结构上,刚才讲了一系列的推进手段,但最后你要回答一个问题,财富的分布,收入的分布,是一个橄榄型的分布吗?我们在看数据的时候,就是我们测量收入分配,一般我们用“基尼系数”,大家理解实际上是经济学的洛伦兹曲线算出来的,来测量收入差距。那么应该说从1979年到2016年,大概三十七八年的时间,应该说我们在收入分配上,目前大体上还是一个差异比较大的时期。

  但是,最近我看数据发现,有一点好转,就是从2013年的时候,从数据上看好了一些。但是,总的来说,目前我们还是一个高端,就是我们用经济数据测,一般测量都是超过0.5的基尼系数,那么超过0.5的基尼系数,这是差异度比较大的,所以在这方面,我相信可能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是比较多的。比如说税收,以及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等。

  北京大学最近做了一个数据,研究财产,当然,它发现基尼系数很高,我仔细读这个数据的时候看到,它说什么是财产呢?它发现中国城市居民财产的近80%,实际上是房产,这时候我又理解了,那实际上房产就成为我们来测量社会财产差距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了。所以,我们也在思考,就是未来比如房地产税的推进,能不能调一下结构等等。总之在收入分配方面,可能我们面临的任务还是比较重的。

  (大屏幕展示: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当然,下面一个,讲社会保障制度,刚才我讲到了,就是我们是十三亿七千万人,虽然我们看,完成现代化转型的那些经济发达体,它们大体上都建立了比较广覆盖的社会保障制度,但是,我们的这个实验,仍然说还是具有很大挑战性,因为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还从来没有一个,能够在十三亿七千万的国度里面,这样大的一个人群、巨型的人口社会里面,建立一个广覆盖的保障体系。当然我们目前正在思考,就是怎么来推进我们的养老、医疗、公共服务,实现一个广覆盖的保障体系。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对于我们来推进一个橄榄型的社会,也还是有很大的挑战意味的。

  (大屏幕展示:教育与中产社会的形成)刚才我讲到了,教育从来在社会阶层型塑中,是起非常大的作用的。所以今天看来呢,就是我们大学扩招,我们有个数据,(大屏幕显示:高校扩招以后对社会结构的影响)大家可以看到,当时我也很惊讶,我在做这个文件的时候,我也在看数据,发现2014年我们高校毛入学率37.5%,这个过去不可想象的。然后我看了一个最新数据,我们去年高校毛入学率40%。什么叫高校毛入学率?就是同龄人口有多少人上大学,那么当然一般我们测十八到二十二,就是正好在大学的这段时间,他们多少人是在大学里面的,结果去年的高校毛入学率40%。这个本来是我们,过去说,是2020年实现的这个目标,看来我们提前实现了。

  所以我相信,就是如果我们是这样一种教育结构的话,我们就能预测,我们能预测青年是未来嘛,所以我们未来的那个社会结构,一定是一个大部分人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了,按照这个速度发展,我们明显能看到,就是我们教育的水平的提升。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