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独家|7篇游学日记,告诉你真实的德国工业4.0!

2016-05-09 15:30
Minor昔年
关注

  作为全全球工业贸易发展的风向标,始于1947年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今年迎来了奥巴马+默克尔两位国家元首的共同出席,这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美德已结成联盟,携手迎接工业4.0的到来。

  真实的德国工业4.0长什么样?“中国制造2025”如何落地?中国企业的机会在哪里?下文为正和岛商学院[德国2期]学霸、启迪创投创始合伙人薛军的7日游学日记,真实答案尽在本文。

  行前

  2016年4月 24 日至5月1日,我受邀参与了由正和岛商学院组织的“德国工业 4.0游学考察团”,赴德国学习考察关于“工业 4.0”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正和岛商学院游学日程安排的非常紧凑和丰富,支持和辅助人员的细致工作成就了学习考察的圆满成功。随行导师赵胜和杨云给大家普及了工业 4.0 的基本概念,以及中德两国在工业 4.0 时代的地位和机遇,他们不断给我们提出问题,启发和引导大家思考;主办方工作人员高效协调游学事务,控制流程,调动大家情绪,使大家放下自我,快速形成和融入游学团这个新的大家庭。

  第一天的欢迎晚宴上, 主办方就提到每天记录学习心得的游学惯例,而且必须是每天交前一天的作业,下文的7篇随笔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9天7夜的德国工业4.0考察,收获如何,都在本文中,分享给大家。

作者薛军,写于法兰克福至北京的航班上

  第一天

  天鹅堡与颐和园

  4月24日|星期日|雪 |1℃

  到达德国第一天,我们看到的是稀少的人群、高质量的高速公路体系、没有货车上路的周末和没有商店营业的周末街道,到处是奔驰宝马,使得这些在中国视为豪车的品牌, 沦落为大众的体验......

  从慕尼黑下飞机后,迎着四月底罕见的鹅毛大雪,长途奔波往返路途 5 小时,带着高度期望值,参观了号称德国最美景点之一的新天鹅堡,这同时也是巴伐利亚国王的行宫,然而实际不过是 一个只有 150 年历史、居于偏远小镇的一座石砌建筑。不禁令人感慨,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相比,或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以来的两千多年历史相比, 德国一直到 1815 年才有了完整现代国 家的雏形,到现在也就 200 年的历史。

  但在过去的 100 年中,人类历史上两次世界大战,都是由德国发动的,而且是 累战累败,累败累战。二战以后,德国不但没有沉沦,而且一跃成为欧洲的领导者,世界经济的火车头。这是为什么? 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内心深处,到底蕴藏 着一种怎样的力量和冲动,使得他们能屡次在很短的时间内,不断弯道超车,向前、向前?

  徜徉在新天鹅堡的大小房间里,虽然耳中的解说词不断地提醒我,这里曾经是年轻浪漫的国王巴伐利亚二世的工作生活地,但在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对比是北京的故宫和颐和园,那是我们中国皇帝的居所,相比而言, 新天鹅堡无论从规模大小、奢华程度、艺术水准和背后所积累的历史故事而言,都有些太寒碜,太小儿科。这哪里能算的上什么国王的行宫,别说与北京的颐和园相比(那里也是我们中国皇帝的行宫),还不如中国苏州百姓的拙政园和明清时期山西富商的“大 宅门”。更何况,据历史记载,路德维希二世为了建造这座石堡, 给他的家族欠下了 1600 万马克的债务,更是让人觉得闻所未闻, 这是国王的国家吗?

  新天鹅堡从 1869 年开始建造,至 1886 年停建,以人们当时所拥有的技术能力,其规模真的是捉襟见肘。当时正好是第二次鸦片战争过后,以当时中国的国力,看看我们同期复建的颐和园的规模和水准,不可同日而语。再看一下这个建造的时间段,几乎和中国的洋务运动的时间段(1861 年-1895 年)重合。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迅速沉沦了,而一个西方蛮夷小国(面积不过是中国的一个云南省)却成为了现代国家,并且改变了当代世界的未来走向?

  问题是简单的,答案一定是复杂的。我们可以从历史、从制度、从地理等各个角度去分析,去找答案,但都不会全面和准确。然而一定可以归结出这样一个结论,从颠覆式创新的角度来看,无论既有体系多么强大,多么有实力,只要敢于创新,无论是技术上的,还是体制上的,只要敢于从观念上否定过去和既有,就可以以小博大,可以弯道超车,可以把权威拉下马。一个始终具有危机意识的民族,才有可能影响并引领世界潮流与人类历史。 关键不在于你现在有多少钱和财富,关键在于你的思想是否先进,是否代表未来。

  第二天

  德国的工业哲学

  4月25日|星期一|阴晴雪|5℃|慕尼黑

  到达德国第二天早上,我们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听了哲学系教授Peter Brenner先生的主题为《德国的工业哲学》的讲座 ,下午参观了宝马公司位于 Dingofing 的制造厂,总体的感受是:德国的工业和经济,道很深,术很精。

  第一次听到“工业哲学”这个词,延伸出来的就是“经济哲学”,感到非常新鲜和震撼。德国人把经济发展的问题,上升为哲学层面的思考。这个国家从人民到政府,都把能源、气候和环保问题,作为发展经济要考虑的前提,这个高度可能在当今世界,只有德意志民族才能做到。

  由此联想到,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巴黎公社”诞生在法国,而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先驱马克思和恩格斯却都诞生在德国,答案就是自然的。另外,据随行翻译张东书博士介绍,早在 500 年前,德国人就已经对啤酒酿造立法了,国民义务教育的概念也是由德国人最先提出的,还有广为其他国家所艳羡的“二元制教育体系”,这些都展现了为把事情从根本上做好的“哲学思维”光芒。 在中国,我们天天谈“可持续发展“,但在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方法上, 绝大多数人的思维都停留在用什么新的“商业模式”或新的“高科技”手段 上,很少有人从哲学和“人”的角度先理清思路。

  我的理解是,德国人在这里强调的“哲学”,就是中国人说的“道”,是“道”与 “术”的辩证关系,道是方向,术是方法。道正确了,术即使差一些,也是小步快跑的状态, 不断前进。如果道错了,术越精,反而错误越大,南辕北辙,背道而驰,纠正起来,代价非常大。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道”的思考不足,只关注“术”的精湛。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