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案例分析】上海二纺机:工业2.0向3.0跨越时的坠落

2016-04-05 12:05
吃瓜天狼
关注

  水土不服

  CIMS工程和自动络筒机国产化同时出现,对上海二纺机的确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但是它却没能充分发挥这两大“发动机”的作用,从而实现更大突破和飞跃,反而从1995年开始走上衰退之路,再无起色。

  当年二纺机对CIMS第一期工程的直接投资就超过1亿元,国家“863”投入的科技专家达200人年之多,二纺机也通过选拔引进了100多位计算机应用和其他各类优秀人才组成CIMS办公室专门负责实施。到2000年,共进行了三期CIMS工程建设,也顺利通过验收,获得各种奖状。

  然而,再多的荣誉、再先进的生产设备和技术系统,如果不能与合理灵活的生产体系相结合,没有有效的后勤能力相保证,没有相适应的企业内外生态基础环境,就仍然不过是空中楼阁。

  美国DEC专家与二纺机交流时就明确提出,一个企业要有10年以上使用CNC的经历,同时本地区拥有1000台CNC的企业群,当加工量大到需要三班运行时,才有必要采用FMS,并尖锐指出,二纺机目前对原料、中间件、成品等物料的数字管理基础还相当薄弱,不具备建设CIMS工厂的条件。

  CIMS概念最早由Joseph Harrigton在1974年提出,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军方获得实际应用。军事系统通过信息集成以最大限度提高制造系统的效率,但往往不计成本。但企业则以市场赢得效益和持久竞争力为目的,总是努力追求最高劳动生产效率和产品附加值。

  二纺机的CIMS第一期工程是按照“863”先进性和集成性的基本原则,根据美国军方的CIMS应用工厂技术模型规划出来的;而不是从二纺机的现状出发,紧密环绕和结合当时引进自动络筒机技术实现国产化的紧迫中心任务去规划建设的。

  MRPII采用Unisys系统。虽然Unisys在制造业并无应用优势而且必须购买Unisys的主机系统,但由于Unisys采用Oracle数据库所以中标。当时德国赐来福公司提出过去他们公司管理层也是使用Unisys系统,后来发现企业发展后该系统满足不了发展需求,遂改用IBM系统,仅数据转换就用了几年时间。德国赐来福公司建议二纺机采用IBM系统,否则将来也会发生数据转换的困难。当时二纺机管理的数字化基础还很初级,最终还没等MRPII运行起来,Unisys的主机系统就已被淘汰了。

  CAD/CAM /CAPP也是基于集成的原则选用EDS系统和HP工作站。当时德国赐来福公司提出AC238自动络筒机都是在CV系统设计的,两种不同系统之间的图形转换万一有任何差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863为此专门立专题开发异构系统的图形转换。当时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在CAD方面还处在入门阶段,再要学会运用复杂的三维CAD的集成系统去设计开发没有实际意义,结果造成极大浪费。

  上海二纺机原来的主导产品细纱机是完全由中国自主开发的,经过40多年的不断努力,实现了高度的标准化、系列化。同时,上海二纺机还建立了高效严格的生产体系,90%的部件均由专件厂配套供应。但这种产品毕竟还只是初步机电一体化的传统机械设备,机电分离的架构,以机械长轴和皮带转动为主,相当于工业2.0时代中期产品。而自动络筒机从第三代开始已经机械电子软件高度一体化,一台机器由60个嵌入式控制系统为核心的单锭独立模块构成,整机具备与上下游设备形成自动物流的接口,也具有与车间信息系统实现网络连接的能力。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已成为无人化纺纱车间的一个生产单元,相当于工业3.0时代中期产品。但自动络筒机90%的零部件均为非标,必须专门制造,如果达不到一定批量则成本极高。

  所以,无论从技术上、生产上、管理上和思想上,二纺机和国外都有相当大的差距。国产化的路线从最初的散件组装阶段就应该要开始消化设计原理,并且下功夫优先突破关键技术和零部件的工艺,然后循序渐进逐步扩大生产能力,稳扎稳打,保证第5年实现100%国产化。但由于急于求成,从一开始就把主要精力放在购买设备迅速形成500台生产能力上,而且采取完全复制德国生产系统的路线,全然不顾中国的基础情况。比如用几千万元购买制造槽筒的全套生产设备,可由于我国尚未掌握无疵点无气泡高精度球墨铸铁基础工艺,最终还需从国外进口天价的槽筒;再如加工自动络筒机壳体的FMS是为了实现年产500台的一条专用生产线,采用4台双主轴同时加工的加工中心组成,由于专门研制而且系统十分复杂,一旦发生小故障整个系统就无法工作,维修还要等德国专家才能进行,最后还是不得不使用单机解决生产需求。当时在国产化进度上是从最容易的钣金、油漆开始的,质量交给德国专家控制,到五年合同到期时国产化才达到20%,而核心技术和部件制造都没进行。1997年,正当5年合同到期,下一代产品AC338宣布进入市场,此时德方突然宣布AC238的配件只能作为特殊订货要提价25%。AC338无论生产速度和性能都有大幅提高而售价不变。在80%配件仍需要进口的情况下,AC238已无法再生产,二纺机遭到毁灭性打击。

  事后回顾,这完全是德国赐来福公司设下的一个圈套。当年他们采用大而全的生产模式,为了实现年产500台自动络筒机的生产能力建立起一个高度自动化的车间(也就是二纺机在金桥要复制的车间),由于投入太大致使财务发生严重危机。恰好中国络筒机技术引进招标,他们故意提出极低技术转让费(170万美元,实际AC238投入了1亿马克开发费),因而轻松战胜两个竞争对手(技术上还落后一代的意大利的SAVIO和日本的MURATA)中标。然后从与二纺机合作过程的散件、配件和设备引进中介费获得巨额回报,从而保证赐来福公司度过危机,最终致合作伙伴二纺机于死地。天真的二纺机却始终蒙在鼓里。赐来福公司总经理的行为违反商业道德,遭到欧洲商界的谴责而辞职。这是后话。

  虽然CIMS和自动化络筒机两大项目在初期给二纺机赢得过巨大美誉和影响,但是实施多年后,二纺机耗尽所有积累。引进大量不能发挥作用的先进设备,不但没有给企业增强竞争能力,还打破了原来的体系,使生产成本大大提高却没有形成高附加值的新产品,更没有开发能力,企业失去发展的动力和最宝贵的发展时机,从此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