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入】工业4.0的机器人来了 东莞的工人走了

2016-03-03 04:52
野明月
关注

  民间常常对这一数据抱有怀疑态度,其中户籍人口相对是精准的,而对于常住人口和流动人统计起来就多有困难,相差甚远。坊间普遍认为,2014年重大“扫黄”行动之前东莞人口达到顶峰,最高人口总数应该超过了1300万,之后则回落至1000万左右,如今则真正跌落到官方的数据,常住人口800万。

  何东亮站在美的专卖店里,专心挑选着热水器,这家的招牌为“美的”家电商铺,却没有太多美的产品,墙上挂着都是“万家乐”一类的牌子,在标价“880”和“480”的两款热水器前驻足良久,最终决定回去网购。他在网上电子商城选了一款美的热水器,寄回湛江老家,共花费563元。

  他自己在东莞租住的房子,不需要这种即开即热型,通常的做法是丢一个“热得快”到水桶里。他不介意自己住在阳光照不进来的屋子,却很焦虑自己的未来。他希望规划自己的人生,改变父辈只能困于流水线的命运,不想被“机器换人”甩掉,却还看不到方向。

  41岁的成秀娟几乎立刻就找到了工作,从鞋厂的流水线换到了五金厂的流水线,做锁,日常动作是用一把美工刀削毛边,指甲盖大小的塑胶零件从啤机落下,她把刮手的部分削掉,再交给下一道工序的工友。这和她的兴昂鞋厂的工作完全不同,却同样简单。每天上班12个小时。进厂一周多,她从没见过锁的成品是什么样,也不感兴趣。

  成秀娟期待的是再交五年社保,到退休年龄就有养老金可以领。她并不知道财政部长楼继伟刚刚表示,劳动合同法限制了企业用工的灵活性,工资过快增长降低了投资意愿。成秀娟说,加班多没时间看新闻。

工业4.0机器人来了 东莞的工人走了

  德尔能新能源电池厂公共事务总监辛创告诉凤凰网,除了流水线的普工,他招技工一般从职业学校直接招人,但招回来的应届生也没法直接用,要“先培训半年”。他也困扰于新生代打工者的流动和自我意识,一个地方没有吸引力,会随时去另外一个地方,似乎不再以安定上班赚钱为目的。

  但是在东莞安顿下来的人,却对这个地方有特殊的感情。成秀娟在休息日常和工友去爬山,享受这座华南城市的自然风光,或者去不远的镇中心逛街。她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也并不想去丈夫所在的佛山,“一个人更自由”。30岁的文长兴在东莞不感到被排斥,在北京的地铁里看到几乎人手一个苹果手机,让他觉得自卑与格格不入,到了东莞,看到每个人都是打工者,整个人都放松了。

  他们都不想离开东莞,却不知道东莞还能不能容得下他们。

<上一页  1  2  3  4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