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入】工业4.0的机器人来了 东莞的工人走了

2016-03-03 04:52
野明月
关注

  从2014年到2015年,他几乎每个周日都去上桥一处培训场地,如此反复几个月,近两年。然而,课堂上还是听不懂,学不会。电路图尚能勉强看懂,到了编程原理和自己动手,就一头雾水。第一期开班,三个同学一起上课,老师教了几次,教得费劲,最后干脆不来了。结业考试是在网吧,何东亮没有去考。

  从玩具厂出来后,何东亮一直在找工作,为了生活,先去了一家电子厂的流水线,只干了一个月就离开了。他把自己的工作形容为“重复拧瓶盖”,三分钟就学会的动作,要重复干上一周,一个月,半年。“你能体会那种绝望吗?”

  同样是90后的赵明生在一家日企,生产汽车方向盘转向器,也是流水线普工。他听说厂里已经花了四百万购买自动化设备,今年会投入使用,他很担心自己被“换”下来,但没有更多办法可想。他很恋家,读完技校后还跑回老家长沙的机械厂工作,但是,“湖南的厂不行”,还是回到东莞。

  赵明生想,如果“机器换人”的话,企业也会培训工人的吧。而何东亮自己付钱参加的培训显然并不算靠谱,可是也找不到更多学习的路径。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黄亚生在年前实地考察了东莞制造业转型,他认为机器换人以后,操作机器的岗位是需要高级技术工人的,这一培训过程让企业去做“不经济”,因为企业培训完工人以后,如果工人离开,对单个企业而言就让培训的投入划不来。政府应该针对全社会的工人进行培训补贴,并引入开放式的技术创新的平台,这个事情应该由政府来做。

  黄亚生对政府补贴企业也持保留态度,“我认为企业转型升级是必然的,值得讨论的是政府是否应该直接去补助企业。企业如果碰到劳动力和成本压力的话,没有技术和实力的企业就应该倒闭或搬迁,你去补贴这些企业,会让缺乏竞争力的企业为了获得政府补贴而作假。这并不是可取的办法。”他认为,政府的钱应该服务于整个社会。

  “天时创研”创始人林涛2008年曾调研珠三角制造业,彼时建议企业,建立自主品牌,做自主研发,开拓内需消费渠道,这些建议却难被实践。东莞并未像佛山、顺德那样做出自己的耀眼品牌。如今实施“机器换人”等项目,走的依然是扩大产能,提高质量,降低价格,占领国外市场的路子。而国外市场经历次贷危机已近饱和,东莞制造能走多久,实属未知。

工业4.0机器人来了 东莞的工人走了

  变与不变的生活

  过年前,兴昂空旷的厂区宿舍楼下竖着广告牌,上面张贴着乘坐工厂大巴回乡的名单,夏芳和成秀娟的名字都没有在上面,她们已经很久不回老家过年了。

  厂区后面的巷子里,一条街的饭店都关门了,超市冷冷清清,半小时只有两个顾客,这几个月比之前冷清很多。明年还继续开么?当然了,兴昂走了,还会有别的厂子进来的。收银小妹头也不抬地说。

  往日喧闹的银丰路上,餐馆里抱着吉他卖唱的年轻男子,在若干个餐桌前转悠,也并没有人点歌。来吃饭的客人都没有把偌大的厅堂坐满,比平时寂寥不少。

  出租车司机抱怨着扫黄和“滴滴”对生意的影响。平时拉“美女”去远处的街镇,收老板五百块是常事,再和“美女”对半分。拉两趟赚个几百块不成问题,每月过万。2014年初的强势扫黄,与并行的闭厂潮,来此地的“老板”急剧减少,生意大受影响,月入三四千,勉力维持,“路上的人少多啦”。

  东莞到底有多少人口,似乎成谜,从来就没有准确回答过的问题。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最近的一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截至2013年末,东莞市户籍人口188.93万人,年末常住人口831.66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738.10万人。人口城镇化率为88.75%。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