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入】工业4.0的机器人来了 东莞的工人走了

2016-03-03 04:52
野明月
关注

  厚街、大岭镇、大朗、东城等镇多处工业园区也空空荡荡,不少厂房大门紧闭,外面贴着“厂房急租”的告示,也从年前持续到了年后。

  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首度破“7”,下滑至6.9%。这个在过去十几年GDP增速一度高达两位数的新兴市场国家,对外宣告进入“新常态”。虽然东莞市政府公布的2016年数据依然是漂亮的8%。

  与外迁的兴昂类似,位于厚街镇上,著名鞋企华坚集团已将六条制鞋生产线和鞋材厂搬迁到埃塞俄比亚,在那里,约有3500名埃塞俄比亚青年在生产流水线上忙碌。

  珠三角加工贸易繁盛三十年,如今已渐式微,“中国制造”进入窄巷。据《财经》报道,需求“天花板”和成本“地板”的夹缝;外资高端制造回归发达国家与中低端制造部分外迁印度、东南亚的“夹击”;“去产能”和转型升级的双重挤压;工业4.0浪潮的冲击带来的,不仅是面对高级人才匮乏的煎熬,也要直面低端人力短缺的尴尬,更要为“工业2.0”、“工业3.0”的缺课而承受重压。制造业逼仄的天空,弥漫着灰色的雾霾。

  大朗镇经信局局长谢主连认为,用倒闭潮形容东莞这两年的经济发展,是片面而不客观的。他告诉凤凰网,以大朗镇为例,毛织业的技术改造已基本完成,机械装备制造业势头良好,在全市32镇中排到前五,2015年,大朗镇的内资工业赶上外资,基本持平。

  至于蓝领工人失业和代工厂的倒闭,是无奈的转型阵痛,也是不争的事实。

工业4.0的机器人来了 东莞的工人走了

  机器换人

  自2008年起,珠三角转型中,提出了“腾笼换鸟”口号,在此基础上,面对制造业的低迷,东莞市政府给出了“机器换人”策略,应对用工荒,进行技术改造,产业升级。

  为推进这一战略,2015年夏,市长袁宝成亲帅一众东莞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走上央视,专门录制“机器换人”,展示机械设备制造,“莞产”与“日产”pk并胜出。

  此后,袁宝成无数次对媒体表示,一些企业的倒闭,是属于市场经济中优胜劣汰,并不能说明制造业整体遭遇了危机。他列举一些数字以此证明:2015年东莞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约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迈入了“6000亿元俱乐部”,智能手机、电子元器件以及服装、鞋帽等产品产量位居全国乃至全球前列。他说,“东莞堵车,全球缺货”,今天同样并非只是一句玩笑。

  有人统计,从1月6日开始,到2月16日截至,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央视等国家级主流媒体,以“焦点访谈”、头版头条、人物专访等多种形式,对东莞进行了连续二十多次的高密度报道。对一地经济报道之密集,官媒数量之多,实属少见。“世界工厂”,仍是希望被保留的金字招牌。

  东莞经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1月-11月,东莞全市工业技改完成投资额204.4亿元,同比增长114.5%。“机器换人”项目减少用工7万人。而东莞市社保购买记录显示,这一年,购买社保的人数减少了32万。

  所谓“机器换人”,主要是带动智能化改造,推动数控一代机械产品运用。这是东莞政府、官媒和专家提得最多的方式。

  出生于1992年的湛江男孩何东亮感受到了“机器换人”的热度,他19岁技校毕业,来到东莞,换过四家厂,做过流水线普工,最长的是在美尔敦玩具厂,做了三年电工。玩具厂近一年订单缩减,不需要那么多人,他正好与工厂三年合同届满,于是决定与工厂协商离开,拿到了三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一万多一点。

  他已经不记得在哪里听过“机器换人”的说法,心里想,自己不会造机器,总要会开机器吧。在厂区看到有培训机构发传单,就报名参加了。报名费5800,他担心自己学不会,跟负责人商量后,交了一半。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