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德国制造业的土壤

导读: 德国联邦政府一方面推动德国的高科技战略,加大对光学、新材料、生物技术等尖端技术和颠覆性技术的研发投入。另一方面,考虑到金融危机后虽得以稳定,保守的德国资本市场、德国政府还是在传统的科研经费投放,以及针对中小企业的研发扶持外,增加了一系列旨在鼓励技术市场化和企业家精神的政策。

  在德国有过收购经验的中国制造业企业,都会发现一个怪现象:当他们给德国的标的企业注入资本,改善其财务环境后,这些曾经濒临破产边缘的企业大多都能起死回生;然而,如若他们试图把收购的德国制造业技术拿回中国进行二次市场开发,则大多以失败告终。似乎有一些超越财务和技术的力量,像经脉一样连接着制造业的脊椎和肋骨。

  美国学者把这种塑造制造业竞争力的力量,归纳为“产业公地”(Industrial Commons),即:研究所、技术工人以及供应链的聚集带来产品和工艺的渐进性创新。并认为这是美国在经历产业外包后亟待恢复的部分。而英国学者则在制造业的共性因素基础上,挖掘出德国制造业所特有的“非市场性协调”(Non-market Coordination),即:供应链、集成商、银行、商会、研究所、职业培训机构、工会与公共部门等主体之间紧密的相互作用,从而使得德国制造业企业能够在社会网络中获益,并不断进行渐进式创新。

  在德国制造业走向成功的过程中,政府仅仅扮演“促成者”:找寻市场失灵的症结,优化宏观经济环境,设计国家创新体系。即便是在两德统一初期的艰难时期(那时德国一度因社会保障体系与实际经济实力之间的严重错配,导致失业率超过10%、财政赤字高企,进而被称为“欧洲病夫”),德国制造业的出口规模也仍然让发经合组织(OECD)国家嫉妒。

  强劲的可贸易部门带来财富增进、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起到有效杠杆作用、政府对科研体系与社会福利体系保持持续性投入,以上述特征为代表的德国模式,不仅成为东欧转型经济体的学习范本,更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成为OECD国家重振制造业的借鉴对象。OECD将其称为“包容性增长”,即所有的经济参与者都能享受到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福利。

  渐进式创新与学习曲线

  从产业结构来看,2013年德国制造业总增加值占GDP的22%,而同年欧盟平均水平为15%,日本为19%,美国为12%。并且,大量盘踞在产业链上游的中小企业构成了德国制造业的脊梁。

  根据德国工商总会2011年的数据,德国有350万家雇员不超过500人的中小企业,它们雇佣了德国工业80%的劳动力,对GDP的贡献率达50%。这些中小企业在细分市场精耕细作,通过持续的研发投入,给产品或工艺流程带来渐进式创新,从而保持自身的竞争力。

  它们或成为集成商供应链上的一环,或有着自己强劲的海外战略,逐渐发展成为“隐形冠军”。根据罗兰贝格公司整理的数据,德国制造业中共有1300家“隐形冠军”,它们平均员工2000人、营收超过3.15亿欧元、90%的产品出口;其出口额占总出口的61%。

  而对于那些集成商来说,海外市场同样是营收的源泉。在德国法兰克福DAX指数排名前30的上市公司中,化工、医疗、车辆、机电、电子等制造业企业的国际化业务比重超过80%。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