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3D打印开新工业革命之门 中国制造面临挑战

2013-05-09 09:54
退思
关注

  与那些“打印”出来的塑料玩具不同,王华明的技术利用激光束,对粉末或丝材进行逐层熔化、快速凝固、逐层堆积,能够直接制造出强度足够高的金属零部件。

  举例而言,在高端制造领域,像F22猛禽战斗机和波音787大客机都需要钛合金结构件,如采用传统锻造和机械加工工艺,既耗时又费力,还需要数万吨级重型液压锻造装备进行加工,材料利用率通常不足10%。但应用3D打印就不同了。

  中国正在研发的C919大型客机,其机头工程样件就需要钛合金主风挡窗框。该部件从欧洲订购需要两年,每个部件的锻造仅模具费就要50万美元。而采用王华明的激光直接制造技术,从制造零件到装上飞机仅用了55天,零件费用还不到其模具费的五分之一。

  业内人士称,王华明的3D打印技术具有材料利用率高、加工量小、柔性高效等优点,在高端工业制造领域是个“革命性”突破,目前美国等发达国家也不掌握其中的关键技术。

  王华明对于民用级别的低端3D打印能否广泛应用持保留态度。“真正的一把小小的金属材料手枪,根本不需要3D打印,因为‘打印’出的手枪金属零件精度达不到要求、成本还高、速度也不快。用传统机床去加工这些手枪的简单金属小零件,既不费料、也不费时,不仅速度快、精度高,而且成本低。”他举例说。

  同时,他也不认为3D打印技术能与“第三次工业革命”画等号,应该说这只是新工业革命的一个重要元素。

  毕竟,3D打印的产值在全球制造业中所占份额仍然微不足道。2011年,全球3D打印市场规模为17.1亿美元,仅占世界制造业总产出的0.02%。

  下一个失败者是谁

  不论里夫金的观点多么引人争议,他有一句话至少说对了:“危机,既是变革的背景,也是变革的动力。”

  2008年金融危机后,有关新技术革命的各种说法越来越多,这本身就反映了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深刻危机和巨大压力。

  经济学家李才元认为,与其叫“新工业革命”,不如称为“新实业革命”,因为下一轮技术升级的背景和基本动力,主要在于二战后几十年来世界经济体系越发“泡沫化”,大宗商品、房地产等资源泡沫已经把实业淹没了,制造业被高房价、高税收、高利息、高路费等“拦路虎”层层盘剥,如果没有新技术革命,金融危机后全球分工体系的“结构失调”会恶化,“很可能会倒掉”。

  他表示,对中国经济而言,抓住新技术革命“战略机遇期”,从一个追赶者变成引领者,至少要同发达国家齐头并进,这是一切国家规划和战略设计的前提和基础,“这既是出路也是希望,没有真正的技术革命,怎么实现最美的‘中国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