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3D打印开新工业革命之门 中国制造面临挑战

2013-05-09 09:54
退思
关注

  他的逻辑颇有说服力。新型制造的特点是个性化“按需定制”,因此生产地点必须靠近使用地点。这样一来,原来从发达国家转移到新兴国家的制造业将“回流”。一旦3D打印等“智能制造”开始普及,加上美国能源成本持续降低,那么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就不再有从前那样的竞争力了。

  数据显示,2000年发达国家在全球制造业产出中所占比重高达73%,2011年则下降到54%。2000年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产出中所占比重为7%,2011年达到19.8%,从美国头上抢走了“第一”的桂冠。在此期间,巴西在全球制造业产出中所占份额从1.7%上升至2.9%;印度从1.2%上升至2.3%,俄罗斯则从0.8%上升至2.3%。

  在彼得·马什看来,崇尚技术进步一直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优势。在1800年,以中国为核心的经济体(今天所谓“新兴经济体”)在全球制造业产出中所占比重高达71%,而西方国家当时仅占29%。但这一份额主要基于中国的人口优势。

  相反,正是因为发明了蒸汽机,由此爆发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西方实现了赶超。截至1900年,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产出中所占份额下降至6%,而“新兴经济体”的合计份额则降至13%,西方国家则占据了剩余的87%。这一优势,经过后来的“电气革命”、“信息革命”,一直为西方国家所保持。

  21世纪的“新工业革命”是否会重复“昨天的故事”?彼得·马什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但他强调技术领先者一定会从竞争中胜出。

  一些迹象表明,美国通用电气、卡特彼勒以及福特等大企业正在觉醒,开始在本土大规模投资先进制造业,而中国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制造业的增长势头在2012年已显露疲态。

  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给“新工业革命”注入了新要素。他更强调互联网与新能源结合,将对人类生活产生巨大变化。

  去年,欧盟已经表示要把1.9亿幢建筑转化为“微型绿色发电厂”。什么意思呢?就是在传统建筑的房顶上安装太阳能设施,在屋前院后装上风能发电设备,利用地热供暖,甚至要把厨余垃圾转化成生物能源。同时,单个家庭可以利用氢存储技术和智能电力分配网连为一体,在网络上自由交换能源份额,以达到最大化集约利用。

  里夫金来中国访问时曾表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地位正如沙特在石油产业中的地位一样,中国每平方米的可再生能源潜力要远高于大多数国家,因此,应该大力推进所谓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争议无处不在。互联网资深评论人士谢文认为,里夫金的说法缺乏“可行性分析”,更像是新能源产业外围游说机构的二三流脚本,“与近年光能、风能产业盛极而衰、一地鸡毛的现实相比,显得尤其可笑”。

  有能源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像太阳能、风能、水电、生物能这些“新能源”,即便有某些技术进步,但与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相比,都应是人类当下能够实现的同一技术级别的能源利用方式,并没有更高的技术含量。“它们都只不过是‘采集能源’,而非‘制造能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