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器人

正文

机械洪流中寻找工业化时代的“匠人精神”

导读: 春节期间,国人在海外爆抢日货、澳货引发关注,在热议争论的同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世界制造业强国依然奉行着匠人精神。

  流水线生产、资本化和商业竞争,让再精美的工业产品也缺少了灵魂,那就是专注于传统手工艺的匠人精神。春节期间,国人在海外爆抢日货、澳货引发关注,在热议争论的同时,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世界制造业强国依然奉行着匠人精神。

  手工艺塑造了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文化和身份,《汉声》杂志创办人黄永松走访了上百位手工艺人后发现,在记录和收藏之后,匠人精神在中国的传承困境十分紧迫。在这个猴年春节,黄永松从剪纸、年画、泥塑、面花、风筝等传统手工艺中,挑选出经典的猴年生肖及孙悟空造型,与百度地图的相关功能进行了趣味性的结合,希望由此尝试打破网络一代对匠人精神的陌生和疏离。

  传统手工艺困局

  当大工业、大机器时代来临,传统的手工业遭遇了破灭性的困局。做一个工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双手摩挲、雕琢一块石料或木头,时间成本过高,回报小,对当下的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并无吸引力,更别说数代人只做一件事延续手工业制造技术。

  黄永松就曾险些遭遇了夹缬的消失。夹缬是中国一种古老的服装印染技术,曾在唐朝辉煌一时,可惜的是这门独特技艺早已失传成谜。1997年时,黄永松听说在浙江苍南县宜山镇的八岱村还有人做夹缬,就急忙赶到那里。他看到在作坊外的稻田边,刚染制好的蓝花夹缬被摊开来晾晒,平生第一次见到的古老工艺深深打动了他。在驻扎了四天后,黄永松和同事完整记录下了夹缬的每一道工序。

中国制造欠缺这种“匠人精神”

  如愿以偿的黄永松在同染坊主人薛勋郎师傅告别时,却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薛师傅要打掉染缸,以后不再做啦!这个染坊可能是中国现存的最后一个夹缬作坊,但是因为已经没人买这种布,薛师傅一家无法以此维持生活了。他所见的第一条夹缬竟成为最后一条了。

  眼看着古老夹缬工艺可能从此要在中国绝迹,黄永松痛心不已无法接受,“要卖出多少货,才能维持作坊营运?”他不死心地追问。薛师傅告诉他一年至少要卖出一千条,一条夹缬有八到十米长。“在这个世界上,相信一定能有千位以上爱好传统民艺、愿以手工夹缬来点缀平淡无味的现代生活的人士。”他毅然答应了下来,至少可以延续作坊和夹缬一年的生命。

  回到台湾后,黄永松在《汉声》上写下一篇名为“千条夹缬”的声明,希望那些不想看到这一传统工艺消失的人认购一条夹缬。没想到,杂志出版后,千条夹缬竟然供不应求,被抢购一空。现在,夹缬不但在继续生产,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爱这种手工艺品。2005年,浙南夹缬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