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工业安全

正文

广东制造业的“蜕变”:中低端“世界工厂”已成历史

导读: “只有落后的企业,没有落后的行业。广东的企业家在变,产业也在变,经济发展中高端、中高速可期。”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说。

  “十二五”期间,广东GDP从4.6万亿元升至7.28万亿元,年均增长8.5%,人均GDP从4.48万元增加到6.75万元,年均增长7.5%。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变化。“企业丛林之变,最根本的不在面积扩大,而在树木品类、生长方向的变化。”广东中小企业促进会秘书长谢泓说。

  2015年广东迎来历史的拐点,研发经费支出占GDP比重预计达到2.5%,技术自给率上升至71%。根据国际通认标准,广东已跨入创新型地区行列,进入创新驱动发展阶段。

  广东中低端“世界工厂”印记的淡去,正在印证、诠释中国的“双引擎”驱动“双中高”之路。

  企业云图新嬗变

  2月3日,数十年未遇的严寒过后,南粤山川苍翠依旧。

  揭阳凯链不锈钢公司创始人周凯链,在开了十几年不锈钢加工厂后,遭遇利润从早年每吨4000元滑落至200元的“极度深寒”。年过半百的周凯链因此走上“再学习之路”,先后8次前往德国考察。最终,他决定与一家德国工业机器人企业合作改造生产线。

  “老了也要变。”老周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星罗棋布的加工贸易企业成就了广东经济的腾飞。如今,这些企业的掌舵人很多都像老周一样鬓上飞霜,但改变已经来临,越来越多加工贸易企业走上了技术改造的道路。

  广东企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嬗变,传统企业家“科技化”是一面,新生代的创业高起点是更关键的另一面。

  归国留学人员周振在广州创办禾信分析仪器有限公司,其生产的质谱仪可用于检测物质分子构成;美国杜克大学博士刘若鹏创立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从事超材料技术的研究和产业化……谢泓说,广东这一代创业者瞄准新科技、新业态,路向迥异于他们的前辈。

  “在这个迈向中国制造2025的时代,创业必须跟上科技的节奏,否则未出生先衰亡。”数字医生是广州一家正在成长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总经理赖勋忠说。

  广东企业云图正在变换。海关数据显示,广东省加工贸易企业中,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企业已过半,初创企业中科技型的也占了很大比例。

  “当企业丛林的主体在变,新生者选择路向在变,那么真正的变革已经来临。”谢泓说。

  “双引擎”驱动“双中高”

  中山小榄,中国小五金名镇,铁神锁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宝坚说,我从没想到一把智能锁能卖几千元,还供不应求。当产业中高端之变真正来临,这个一度困惑于“专业镇之路还能走多久”的传统产业集群重新焕发活力,2015年发明专利申请总量增长113%,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增长69%。

  专业镇兴盛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支撑了广东的快速发展,在进入新世纪后却被一些经济学者认为“行将淘汰”。不过这个“过去式”已重新成为“进行式”,政府通过扩大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的供给,改造传统引擎,通过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新引擎,遍布广东的380多个“专业镇”已经脱胎换骨。

  “只有落后的企业,没有落后的行业。广东的企业家在变,产业也在变,经济发展中高端、中高速可期。”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说。

  2015年,广东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48.5%,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27%。“产业持续向高端演进,是广东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广东省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说。

  这一年,得益于产业结构调整,广州经济总量达1.8万亿,逼近、赶上新加坡和中国香港;人均生产总值突破2万美元,迈入高收入地区行列。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