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器人

正文

县城里的机器人产业园:仅有两三家企业却宣称产值上百亿

导读: 迎合中国政府提出的智能制造发展战略,机器人产业园从珠三角、长三角一直蔓延到了内陆县城。热潮之下,难掩现实的残酷与粗放式发展所带来的种种弊端。

  入园

  才到天津工作不到半个月,30岁的电子设备调试工吴金海就跑去告诉他的主管,“我想走了。”

  8月中旬,吴金海拖着箱子离开了工作两年多的北京,跟随他所在的工厂一起搬迁到了天津市武清区。搭乘城际列车,武清距离北京仅二十多分钟时间,但对吴金海来说已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北京有很多不好,但起码交通、生活方便。到了这里(指武清),对比太鲜明了。”吴金海说。

  9月15日,记者来到位于武清郊区的天津机器人产业园,宽阔的马路上基本看不见车辆,超市、医院、小区、餐饮街道也难匿踪迹。“这里只有两条公交线路,至少半小时一趟。”吴金海说。

  吴金海供职于北京赛佰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佰特),主要生产码垛机器人,公司原本在北京,但如今被天津机器人产业园吸引过去。

  赛佰特生产主管姜绍华告诉记者,吴金海并不是唯一一个想离开的员工。厂里总共20多个工人,已经有五六个员工跟他表达了这个想法,有的人甚至说“年底前肯定走”。不过碍于情面,并没有马上走。“这里确实也缺人,就在这里先做着”,他们便“友情留下”了。

  在国内众多新建的机器人产业园中,天津并不是个例。成都机器人产业园所在的天府新区尚处于大规模基础建设之中,在2016年年中才能供给工业用电,“水电气、交通是目前园区建设的一个难题。”成都市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经济发展局企业事务负责人孟庆明对记者说。

  天津机器人产业园招商部部长王武亮告诉记者,由传统工业园区改造的机器人产业园便没有这个问题。但目前大部分机器人产业园都是新批、新建,周边基础配套设施远没有跟上,“很多大企业看到这种荒凉的景象都不愿意过来,这也是产业园在招商过程中最头疼的问题。”他说。

  搬厂就是搬工程师等技术人员,他们的生活条件得有起码的保障。”王武亮说。

  搬进偏僻的产业园也并非一无是处。赛佰特的“工头”周伟半开玩笑地说:“起码是个让人安心学点东西的地方。”而对于企业,最明显的好处就是能够获得宽敞的厂房。赛佰特在天津机器人产业园的占地达1.2万平方米,相比北京800平方米的厂房有着天壤之别。

  政策优惠也是企业最关心的。姜绍华说,北京寸土寸金,厂房租金每月至少得60-90元每平方米,天津机器人产业园的租金只有20元每平方米,“进驻企业前两年租金全免,”姜绍华说,赛佰特在房租上省了576万元。

  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高端装备与3D打印技术事业部总经理刘长勇亦告诉记者,新松进驻山东青岛机器人产业园时,也是看中了园区提供的厂房、土地优惠。

  此外,青岛机器人产业园还引进了一批零部件、软件公司等配套厂商,“做得有模有样,比较实在,不像国内其他产业园,都是虚的。”刘长勇说。

  提供一定周期的免费厂房、以优惠价变卖土地供企业自建厂房,是国内机器人产业园吸引企业进驻的通行做法。有些产业园还会帮助企业获得融资渠道,对引进的外地人才提供不同程度的住房补贴等。

  真正能给企业提供资金扶持的是当地政府,但由于各地财政情况不一,南方城市,尤其是沿海省份地区的资金扶持力度要大于北方城市。

  天津自2014年开始,设立智能机器人科技重大专项,主要扶持在天津本地注册成立的机器人公司,包括柔性智能装配、高速搬运机器人等工业机器人,智能两轮车移动、网络机器人等服务机器人,以及水下、反恐排爆机器人等特种机器人。根据项目的不同,有50万-200万元不等的项目补助。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