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其它

正文

美国“拯救制造业”对佛山有何启示

导读: 制造业到底有多重要?它如何成就一国的创新与竞争力?过度向产业链微笑曲线两端延伸会对经济健康产生怎样影响?研发和制造的地理距离如何权衡才能使国家达到创新的最佳状态?

  制造业到底有多重要?它如何成就一国的创新与竞争力?过度向产业链微笑曲线两端延伸会对经济健康产生怎样影响?研发和制造的地理距离如何权衡才能使国家达到创新的最佳状态?这些问题在一本泛着美国式自省色彩的书——《制造繁荣:美国为什么需要制造业复兴》(以下简称《制造繁荣》)中逐一得到解答。

  两位哈佛商学院教授在金融危机平息的“后工业时代”反思美国的“去工业化”,在书中探究制造能力下降对美国整个产业社会带来的连锁反应,帮助企业优化制造业外包决策,提醒政府重拾制造业复兴的国家战略。这种美式反思进一步化作笔者对做着制造业命题的佛山的思考。

  如今美国力推“制造业回流”以治疗产业空心化的症候,通用等老牌制造业巨头也开始修复制造羽翼,重埋制造之基,可见书中观点预示并证实了美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趋势。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国的制造业大市,佛山也可依据书中对制造业内在规律的分析看清自身处境,研究如何彻底释放制造传统的创新功力。

  认为制造业是低附加值、非知识型经济的观点在美国掀起了一阵只重研发的“去硬资产化”趋势。但正如《制造繁荣》提到,这将侵害“产业公地”,即产业在地理上的集聚,早期靠半导体发家的硅谷就是个代表。距离上的邻近引发企业间技术、人才的溢出和配套的完善,受益的则是整个产业集群。由于很多行业的变化都会对其他行业产生巨大的杠杆作用,如果一个关键产业消亡了,这个产业的供应商、需要这些供应商的其他产业可能也难以存活。以汽车行业为例,其衰退引发的是铸造和精密加工等通用能力的萎缩,还有依赖这些通用能力的产业(如重型设备、先进材料业)的式微。

  美国学者对制造业经济命脉再造的强调,难免令人联想到本就依附制造而生的工业重镇佛山。其实以佛山制造为代表的中国制造已非生猛的初生牛犊,目前正在步入瓶颈。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中国制造只处于第三梯队。中国制造不像我们想象那么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衰退到依赖中国。而我们的成本红利也在消失,有企业老板对比后发现如今中国的土地、物流、能源成本甚至高于美国数倍。

  以上困境也在佛山上演。2015年佛山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多月徘徊在荣枯线以下。近年来佛山一方面推进着技改,一方面面临企业家再投资信心不足。佛山政府一向重视坚守制造业,同时淘汰落后产能。但美国的经历也提醒我们,要警惕那些工艺翻新空间大以及模块化程度低的传统产业遭到转移与放弃,因为它们可能引发技术和创新外溢。一些制度化改变可以起到预防作用,比如让佛企扩大董事会中科学家的比例,以使制造业决策科学化。此外,政府应通过同时加大基础性研究和应用型研究投入、技术人才培养等正确干预,巩固佛山的产业公地,带动创新高潮。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