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器人

正文

中国制造第一大省:江苏正洗牌

导读: 这是江苏制造业正在艰难地通过由大趋强的“卡夫丁峡谷”的象征吗?政策、制度和技术的博弈,会成为中国制造业转型的风向标吗?结果令人期待。

  “张謇故居”的匾额黯淡无光,字迹须仔细辨认才见。两扇木门被铁链系着,落了锁。从门缝儿往里窥视,石头上的“乐善好施”字样,使空无一人的园子更显寂寥。

  隔壁的“颐生酿造厂”,是清末状元留下的产业。门房两个老头儿穿着短裤,趿拉着拖鞋,其中一个还光着脊梁。他搬出了一个小纸箱,上面写着“颐生纯米酒”,边上还有两行小字“光绪廿年清末状元张謇创办”、“1906年意大利万国博览会金牌”,但市场上已难觅踪影。而凌乱的电话线,油漆驳落、看不清原色的桌子以及锈迹斑斑的风扇,都无声地诉说着“颐生百年传承千载”的艰难。问及状元当年创办的中国近代第一家纺织厂时,老人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清状元创办的纺织企业风流云散、湮没无闻。而他的故里南通,已成中国纺织重镇。用当地出租车司机的话说,这里“几乎家家都做床上用品”。作为改革开放的早期成果之一,江苏纺织工业在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岗位、创汇、税收等方面贡献了扛鼎之力,但市场云诡波谲,需求萎缩,成本增加,今天的纺织业承受着变革的洗礼。华西村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搞纺织不盈利,要“清洗”了;中国最大的服装代工企业表示,将不再多添一台设备,多雇一名工人。记者刚返回北京,又听到了华东最大纺织企业——江苏宝嘉丽破产的消息……

  而新业态的地平线已经呈现清晰轮廓。无锡贝斯特,澳大利亚人设计的前卫工厂,外形时尚,仿佛艺术品展馆,里边的设备则由机器人操控,正在生产和康明斯等世界顶尖企业配套的高精密度设备,庞大的车间机器轰鸣,只有几名工人操作。总经理说:“我们不担心劳动力成本问题,我们用机器替代人。”

  博世集团董事会副主席戴斯博士是德国工业4.0报告的两位发起人之一,其在中国最大的全资子公司位于苏州工业园区,作为4.0项目试点工厂,正在践行着智能制造的理念。苏州工业园区近两年制造业员工减少4万多名,而利润增幅超过15%。

  制造业潮起潮落的节奏明显加快了。过去上百年、几十年才能观察到的变迁,现在十年甚至短短几年,业界形态就会发生根本变革。江苏拥有制造“基因”,改革开放后乡镇企业率先崛起,上世纪90年代外资涌入,奠定了中国工业大省的地位。尤其是2006年民营经济大会召开以后,江苏工业超越广东,成为中国工业第一强省,产值占全国制造业的1/8,且连续6年被评为中国区域创新能力第一。

  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江苏制造业增长速度回落,但她的独特基因和深厚底蕴,以及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的结构变迁,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都预示着目前进行的调整是新一轮快速洗牌:价值链低端的制造业,带着昔日的荣耀无奈地退出竞争,新鲜活泼的业态虽然弱小,却已经展示了制造业的未来图景;政策、制度、技术的博弈,不仅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中国制造的未来,亦将决定中国经济在世界区域竞合中的地位。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