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器人

正文

“第二次机器革命”来了

导读: 他人在万里之遥的波士顿,却参加了北京时间9月12日上午在天津举行的一场达沃斯辩论会。会场里一台叫做“Beam”的远程呈现机器人是他的替身。

  今年出席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埃里克·布莱恩约弗森连越洋机票钱都省了。

  他人在万里之遥的波士顿,却参加了北京时间9月12日上午在天津举行的一场达沃斯辩论会。会场里一台叫做“Beam”的远程呈现机器人是他的替身。机器人的身高与普通人相仿,可以四处移动,顶部是17英寸的液晶显示屏,埃里克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出席证挂在屏幕下方,看起来正像是戴在胸前。

  跟政商名流个个西装革履的达沃斯会场风格并不相符,埃里克穿着蓝色休闲西装,里面白衬衣的领口敞开着。

  “他没打领带,穿着随便,但我们还是非常欢迎他——他通过机器人来参会。”主持人说。

第二次机器革命

 “Beam”远程呈现机器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现场

  作为辩论会的4位发言者之一、新书《第二次机器革命》的作者,埃里克用这种亮相方式表明自己的观点:智能化机器可以造福劳动者。

  在那本书里,他试图提醒人们,车间、办公室和走廊被机器人占据的时代并不遥远,我们正处于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上。自动驾驶汽车、多用途机器人、3D打印机等只不过是第二次机器革命时代来临的“热身”。绝大多数人都要“与机器竞赛”。

  今天,他在辩论会上说,200多年前,有个民族曾因害怕被机器取代而打碎机器,这种看法在当时很有市场。其实,他们打碎了可以帮助自己的工具。智能化机器的发展绝对会令劳动者受益。今天一个工人的生产力,比他1000年前的先祖要高出1000倍,靠的就是技术和机器。

  “电力和汽车的发明让社会大大受益,现在我们有互联网,有现代通信,正在带我们进入第二次机器革命。”埃里克说,“正像工业化革命解放了大量工人那样,现在我们又面临一场革命性的变革。过去20年来,贫困率比过去任何时候下降得都快。”

  在场的国际劳工组织副总干事何塞·西里纳克斯反驳他说,智能化机器导致了更多失业,很多人被机器取代。新技术会带来新的就业,但还不足以弥补非技能工人失业的情况,大部分工人属于从事常规工作的非技能工人。

  何塞说,最近的一些研究显示,美国47%的就业者可能会被机器取代。对那些不会失业的机器操作者来说,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模糊。新技术便于人们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工作,同时也会让人必须随时随地工作。

  令何塞担心的是,新的工业革命会带来好处,但这些好处只会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而大部分人会成为输家。政府和企业最好能够意识到技术的负面影响,并采取应对措施。

  英国新经济思维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特纳补充指出,通用是世界最大公司时,拥有上百万雇员,后来的微软雇佣了几十万人,谷歌只有十几万人,而今天,脸书公司的雇员只有几千人,这样一个市值20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是由数千位工程师创造的,而不像福特汽车那样需要大量工人。

  特纳说,长期来看,技术革命会给每个人带来财富,但这个“长期”可能非常漫长。19世纪发生工业革命的英国,工人的工资在半个世纪里都没有提高,新创造的财富集中在资本家手里。现在的革命也会让财富更多集中在有钱人手里,“我们必须要进行干预,保证所有人从中受益”。

  “你们说智能机器会破坏就业,但现场我们所看到的最新、最智能的机器,实际上已经解放了劳动力——它使埃里克可以在波士顿参加本次讨论。”卡内基梅隆大学人机交互研究所所长贾斯汀·卡塞尔强调。

  贾斯汀每次参加达沃斯论坛,都会受邀参加人们对机器人表示“害怕和憎恨”的讨论。她说,害怕机器人会取代我们是一种非常老的观点,而且没有根据。

  她指出,现在其实没有其他选择——我们不可能不用智能手机,因为我们已经走上这条道了。

  这次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贾斯汀带来一封1949年有人写给汽车制造商工会负责人的信。信中说,自动化会造成经济的衰退。她说,这封信如今听起来像是一个玩笑,因为在随后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看到了经济前所未有的增长。

  她说,很多人担心智能化机器会摧毁劳动力的生活品质。但同样由于智能技术,“慕课”在线课程能让那些本来没法学习的人受到教育。比如在印度班加罗尔,一些原本收入微薄的童工上网免费学习了设计课程,现在他们能够雇佣整个村庄的人来设计和创新,走向了更好的未来,这是智能化机器让劳动力受惠的例证。

  “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我的观点是,我们是有选择的。技术不是自己建立的,我们要去选择想要哪种人工智能技术。”她说,要允许的是好的智能机器的发展。

  “Beam”机器人制造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哈桑,也在美国加州远程参与了这次会议。他说,自己并不知道智能化机器会否让劳动力受益,但相信机器会为我们做所有事。所有劳动力都会慢慢消失,这没什么可担心的,劳动力其实只是人类的一个“子集”而已。

  当斯科特通过机器人发言时,夏季达沃斯论坛现场的一位工作人员拿着话筒,凑近了“Beam”的嘴部。

  一位瑞士听众开玩笑说,也许很快就会有机器人来为我们举话筒了。他表示,自己相信智能化机器短期内不会造福劳动者、长期也很难预测,但同时相信,人类追寻科技进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不能阻止机器的发展”。

  显而易见,埃里克参加的是一场没有胜负的辩论。辩论开始前,在场者通过手机、电脑等智能设备投票显示,61%的人赞成智能化机器会造福劳动力,39%的人反对。辩论过后,人们又做出第二次投票。

  实时显示的投票结果几经变换,以49%的赞成和51%的反对结束。但这是一个遭到“人为破坏”的结果:投票网站设定一台设备只能投票一次,但一位投票者同时举起自己的平板电脑和手机承认,自己用两台设备投了两次票。

  他用行动告诉大家:技术是为人所左右的。

  正如埃里克所言:“技术只是一个工具,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技术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而是我们能否利用技术创造繁荣。我们怎么样利用技术带来的优势,其实这不是由技术决定的,而是由人来决定的。”

  投票结果并没有影响这位研究“第二次机器革命”的教授用一台机器抢尽风头。散场后,支持者和反对者纷纷来到埃里克“面”前,掏出智能手机,与他合影留念。

  谈起此次参会感受,埃里克说,他很遗憾没有亲自到场参加,那种感觉是机器不能取代的。但反过来,从波士顿飞到中国,“能够避免这样一趟长途旅行也是好事一桩”。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