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自动化软件

正文

我们能否赶上第三次工业革命?

导读: 中国如何引领亚洲开展第三次工业革命,实现后碳时代的可持续发展?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中文版序中,杰里米如是说。

  通过手机APP看网络小说,中途休息的时候不由得神游,想象着这数以亿计的网络文字,被数以万计的网络写手,将自己那光怪陆离的想象,通过快捷及时的网络发售——事实上,网络小说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另外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则是网购,数以百万计的商家,在一个超大型的虚拟平台上,兜售商品;另外一边,则是更多的消费者,通过这一平台选购自己需要的商品,商家派货,通过四通八达的公路系统,将货品送往全国各地。

  杰里米·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里,则将这些文字或者商品,换成了新能源:

  想象一下,在未来的生活中,你驾驶着电动汽车出门,这种车毫无污染且马力强劲;当你回到家,只需要像给手机充电那样给它插上插头就可以充电,你也不用为这一切付钱——包括汽车本身和它所消耗的电能。因为你的住宅就是一座小型发电厂,吹过屋檐的风,照耀在房顶上的日光以及每天产生的有机生活垃圾,都在源源不断地被转化为电能,这电能甚至已经远远超出了你的需求。作为智能电网的一个节点,你将多余的电能联网,输送到需要它的工厂、医院和政府机关;在你生产的电不足的时候,你又直接可以通过智能电网使用——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将可以在家中、在办公室和工厂里生产自己的可再生能源,并通过“能源互联网”实现绿色电力共享,正和我们现在创造并实现信息的在线共享一样!

  ——这,就是杰里米给我们描绘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场景。

  在杰里米的观点中,纵观人类历史,新型的通信技术与能源体系交汇之际,正是经济革命发生之时。新能源革命使得商业贸易的范围和内涵更加广阔的同时,结构上也更加整合。相伴而生的通信革命,则对新能源流动引发的更加复杂的商业活动进行有效管理提供了有力的工具——现在,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即将融合,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到来!

  Industrialrevolution,经济学人对工业革命的定义,完全不仅限于工业领域,更在意的是其社会内涵。第一次工业革命是18世纪后半叶以英国的纺织机械化为标志;第二次工业革命,则是以福特汽车工厂在20世纪初大规模的流水线为标志的。这两次工业革命都改变了社会,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世界的形态。而所谓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指信息技术与工业技术的高度融合。

  在前两次工业革命中,中国都没有赶上。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正是康乾盛世的后期,当时中国很牛,GDP占全世界第一,“天朝上国,蛮夷臣服,四海朝拜”,不屑学习国外的技术和经验,国外来学我们的,也是“没门”,到1840年我们才感觉到被甩出这次革命的痛苦。而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1913年,当福特在进行大规模的流水线生产的时候,辛亥革命大潮起,我们还是先理清治理体制机制的问题再说吧——又错过了第二次工业革命。

  高效的可再生能源、高效利用可再生能源的新型建筑、基于氢的能量存储系统、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智能能源网络和基于电能或者氢能源的新型运输物流系统,这是杰里米所设想的新经济的五大支柱。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均采用垂直结构,倾向于中央集权、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大权掌握在少数工业巨头手中;而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其采取的是扁平化结构,由遍布全国、各大洲乃至全世界的数千个中小企业组成的网络和国际商业巨头一起,共同发挥着作用。能源民主化,将从根本上重塑人际关系,它将影响我们如何做生意,如何管理社会,如何教育子女和如何生活。

  如果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对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的构建,中国则还需要近40年的努力,而这将创造数以亿计的商业机遇,提供庞大的可持续发展的工作就业机会——这需要中国就未来经济发展的方向做出重要决定:蕴藏丰富的煤炭和天然气资源,继续依赖传统的化石能源,还是转向可再生能源经济模式?

  中国如何引领亚洲开展第三次工业革命,实现后碳时代的可持续发展?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中文版序中,杰里米如是说。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