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其它

正文

像“热处理”一样认真做配角

导读: 潘健生,1935年生,195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现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潘老卓越的学术造诣,为他带来了无数荣耀。由潘老主持开发“分段可控渗氮与动态可控渗氮”获国家发明三等奖。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健生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最优秀的科学精英和学术权威群体,是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最高学术称号,终身荣誉。

  上海交通大学的潘健生教授是我国材料工程领域权威,中国工程院院士。但鲜有人知的是,潘老还是一位地道的广东人,平时最爱吃的也是粤菜。近日,笔者专访了这位自称是“半个美食家”的老院士,乡音不改的他,娓娓讲起他的人生故事。

  人物名片

  潘健生,1935年生,195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现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潘老卓越的学术造诣,为他带来了无数荣耀。由潘老主持开发“分段可控渗氮与动态可控渗氮”获国家发明三等奖。同时,其作品还曾获部委和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二等奖两项,有一项被列入国家级科技成果重点推广计划。

  学界权威:吃透国情,不照搬美国技术

  潘老是我国材料工程和热处理领域的权威学者,其最大的学术成就,就是在国内外率先实现复杂形状零件和复杂热处理工艺的计算机模拟,将传热学、数值分析、弹塑性力学、流体力学、软件工程等与材料学知识加以集成,建立起反映热处理过程各种复杂现象的数学模型,用热处理虚拟制造解决实际生产中的难题。

  笔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外有二十余家在热处理领域顶尖的工厂和研究机构应用并推广了潘老的学术成果,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上亿元,推动热处理从经验型向基于科学计算的精密型技术的方向跨越,对机械制造业现代化有深远影响。

  在潘老新近著作《以科学发展观分析我国热处理存在的问题》一文中,他仍忧心着我国的热处理事业,称要特别关注热处理质量失控所隐藏着的潜在风险。“吃透我们自己的国情,万不可照搬美国的热处理技术路线图。”他呼吁道。

  职业缘起:看《科学画报》触发对材料工程学的兴趣

  说起与材料工程这一并不算热门的专业结缘,潘老打趣说,是一本名叫《科学画报》的学术期刊启发了他。

  “我念中学的时候,老师就引导我们对科学产生兴趣,所以我很喜欢看《科学画报》。有一天看到里面介绍了一篇讲球墨铸铁的文章,几张漂亮的金相照片吸引了我。文章说,铁经过特殊的处理后,里面的实物是球状的,能够使其达到钢的强度,润滑性能好,所以用它制造各种机械的效果也非常好。”潘老说,读完那篇文章,他始知普通金属竟然蕴含着如此大的奥秘,这让他十分惊讶,“再加上建国前后,工科很热门,各种大规模的基础建设都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我就毅然投身其中了。”

  不过,潘健生也承认,真正让他了解这一领域的还是在上海交大求学的几年。“好奇心驱使我去了解金属在加热、冷却过程中呈现的不同性能,也让我一直保持着对专业的兴趣。我们这个专业还有一个特点,热处理是生产的最后一道工序,虽然扮演着配角的角色,却是不可或缺的一道。”

  所以,工作后,当学生和晚辈请教潘老成功的奥秘时,他常常如此作答,“我也没有特别的诀窍,就是在当好配角的过程中逐步提高能力,在简单的人生中逐步实现理想。”

  享受生活:面对粤菜最有食欲

  点上一盘蚝油牛肉,

  就知那粤菜馆地不地道

  对潘健生教授的采访是在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下午,在上海交大校园内一间不大的教室进行的。潘老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仍不时要回上海交大指导研究生和博士生,每天的日程排得依然很满。不过,当得知是来自家乡的媒体,他欣然应允了采访的请求。

  潘健生是地道的广东番禺人。因此,在他的生活里,粤菜是一生挥之不去的情结。即便已在上海生活、工作数十年,最让潘老有食欲的仍然是粤菜。

  “上海一般稍微有些名气的粤菜馆我都去过,特别是几家老字号,每隔几天都要去坐坐,和老朋友一起喝个茶,很惬意。”潘老说,上海现在开的粤菜馆已经没有那么地道了,“想知道这家饭馆的粤菜做得地不地道,只要点上一盘蚝油牛肉就知道了。”

  “我认为粤菜做得最好的还是顺德。有句话说得好,‘离开顺德冇野食,返到顺德冇路走。’顺德菜的确是不一样啊。”说起粤菜,潘老自称“半个美食家”,“我口味偏淡,家人都知道我最喜欢吃清蒸鲈鱼之类的菜。而且,清蒸也最考验食材。”

  “叹茶”、打太极

  退休生活很惬意

  退休后,潘老除了去粤菜馆“叹茶”,还每天坚持打太极。“学太极拳那年,是我在徐汇中学读高二的时候。每天上学经过衡山公园时,我都看到很多老人在打太极。而其中有一位师傅的姿势特别美。后来,我和同学就与这位师傅熟识起来了。因为大家都对太极感兴趣,所以就每个月交点学费跟着师傅学。当然,学费是很便宜的,我们把坐电车的钱省下来就够了。”

  潘健生说,自己跟着这位老师傅学了两年多,算是达到刚刚入门的水平。“师傅不但教会我们太极拳的套路,还和我们说了很多有关太极拳的发展历史,令我印象深刻。工作后,我有好些年没有打太极拳,直到现在才又恢复。”

  往事如烟:

  因抗战而辗转

  迁徙到上海

  采访当日,适逢“七七事变”纪念日,潘老回忆,自己到上海求学,也和抗战有一定的关系。1938年,广州沦陷前夕,通往内地逃难的路全部被切断了。“我当时才三四岁,随父母到中山县的外婆家避难。日本鬼子占领广州后,我们全家又经由澳门逃到香港我姑母家。我还记得,当时我妈妈背着我弟弟,我跟着爷爷奶奶,我们是一路走到香港的。不过,逃难的路上,大家看我年纪小,都很照顾我,倒也没吃多少苦头。”

  潘健生在香港读完了幼儿园和小学一年级,“到我七岁那年,我们全家赶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从香港坐船逃到了上海。”

  对于上海和广东两地的直观印象,潘健生最有发言权。“来到上海后,我发现这个地方海纳百川,什么地方的人都有,很多广东人也到上海来经商。当年大新公司、永安公司、新新公司三家大型百货都是广东人办的,不仅高层,不少店员也是广东人,我们去那里买东西讲白话,店员都听得懂。”

  “我在上海一年多就学会了上海话。小孩嘛,学语言比较快。我妈妈学了很久才会说,而我父亲一直到去世都只是会听上海话。我爷爷则连上海话都听不懂。不过,我对爷爷的印象很深,他很爱国,经常给我们讲岳飞的故事,教育我们要好好读书,增强本领,报效祖国。虽然我当时年纪小,但是记忆深刻。”潘健生说,抗战时自己虽然年幼,但已经懂事,“这些少时珍贵的经历,让我一直怀着对国家的热爱,以振兴中华为己任,坚持自己热爱的专业,一生就这么走过来了。”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