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三一中联上演情报战:互指对方窃取信息

导读: 企业的竞争无论有多激烈,都是市场行为,因此行业呼吁与政府调停均未能制止两家的同城恶战。然而,缺乏商业伦理的高度竞争,自身孕育着风险。随着市场需求下降,客户违约现象越来越普遍。业界逐渐意识到,双方的财务报表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光鲜,暗藏已久的回款隐忧正面临显性化的危机。

  在过去十余年里,工程机械行业巨头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你追我赶、互不相让。这种同城对手的贴面竞争,在前期虽不无摩擦,但总体上,极大地刺激了双方竞相储备人才、增大科研投入、改进技术、改善售后服务,两家公司一度从中受益。

  然而2007年以来,行业格局发生变化,从供不应求转向供大于求,产业集中度趋于分散。在此背景下,双方不约而同地采取了激进的销售策略,通过降低成交条件,鼓励客户利用金融杠杆购买本方产品,甚至采用超越商业伦理和法律底线的暗战手段,争夺市场占有率,在做大自己的同时挤压对手的生存空间。

  企业的竞争无论有多激烈,都是市场行为,因此行业呼吁与政府调停均未能制止两家的同城恶战。然而,缺乏商业伦理的高度竞争,自身孕育着风险。随着市场需求下降,客户违约现象越来越普遍。业界逐渐意识到,双方的财务报表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光鲜,暗藏已久的回款隐忧正面临显性化的危机。

  湘江北去,把长沙城切分为东西两岸。工程机械行业的“同城德比”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600031.SH,下称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000157.SZ/01157.HK,下称中联重科)隔江相望,总部距离不过20余公里。

  在过去20年里,均由小作坊起家的两家企业从割据群雄中脱颖而出,虽发展模式迥异,却互为砥砺、交替领先,直至成为业内两大巨头,蔚为一时瑜亮。二者更领头形成集群效应,带动湖南本省的上下游产业链,令这个农业大省的省城敢于期待“世界工程机械之都”的桂冠。

  随着三一集团在2012年岁末高调宣布“迁都”北京,从2013年起,双方总部将远隔1500公里。虽然在湘生产基地不变,但其毕竟名义上已是北京企业。

  离湘以前,三一集团高管在媒体列举多项事例,声称遭遇对手的“超限战”,一举让双方经年的暗斗面向公开化。但资本市场或许早已见怪不怪,次日双方的涨跌幅度均在1%以内。

  三一重工的母公司三一集团名下另有三一重装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0631.HK),与“A+H”股上市的中联重科均实现了资本运作的国际化。过去数年,两家企业依靠资金实力拼抢市场,这种竞争演进至最近两年,已近乎白刃战的境地。以此观照,“短信门”、“行贿门”与“间谍门”,不过是竞争失范、陷入恶化的注脚。

  国内企业同城暗斗并不少有,蒙牛与伊利、华为与中兴、海尔与海信、雅戈尔(8.05,0.31,4.01%)与杉杉,而能激化成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这等地步,实属罕见。

何以至此?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过去数年里高速发展,两家行业里的“小字辈”在过去十余年里以远远高于行业发展的速度一路狂飙,快速成为市场上的龙头老大。其在市场占有率方面的快速崛起,缘于在行业掀起高杠杆、高风险的信用销售战。以宽口径计算,双方2011年的销售额之和已达1600亿元。

  在市场看好之时,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的打法并无问题,但随着宏观经济增速的回落、基建投资趋于稳健导致开工量的下降等,信用销售战的负面作用已开始在两家企业身上显现。

  2012年,各工程机械主要产品累计销量与该行业利润总额均有明显下降,三季度,双方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也显露颓势。

  信用销售本为国际工程机械行业的惯用模式,但在国内,却因长期以来的风控薄弱而异化,企业的财务风险隐现。在同行企业不同程度收缩之际,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却在逆市扩张,某种程度上,双方2012年出现的“裁员事件”与“锁机风波”都在为以往的激进策略买单。

  财务数字只是看得见的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在全国范围内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下游客户市场早已先期陷入危机,局部地区的工程机械产品过度饱和,次贷现象堪称触目惊心。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