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本土3D打印机头把交椅如何炼成?

导读: 太尔时代的工厂无需承担生产任务,只是用来集成组装和成品调适,能节省一笔不菲的成本。

  科技产品的命名中,“3D打印机”当属较为成功的一个,亲切又不失神秘:乍一听,会让人联想到传统打印的画面,但细推敲,又发现对它一无所知。

  “叫‘3D打印机’对我们这行很有帮助,”北京太尔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郭戈对《时间线》表示,“如果叫学名‘快速成型技术’,恐怕会吓跑一批潜在客户。”

  郭戈自硕士研究生起,便师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颜永年,从事“快速成型技术”即“3D打印”的研发,他看到了其中的商业化前景。2003年博士毕业后,郭戈创办太尔时代(Tiertime)——“tier”有“层层堆叠”之意,暗指公司业务特征。

  公司初创,只有几十万元注册资金和十几位员工,其中三四位核心成员是郭戈同实验室的同学。大家将创业地点选在母校附近,租了一间约100平米的办公室,和一家位处海淀区,占地面积在1000平米左右的工厂,用来进行产品组装及调适。

  “这个行业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郭戈说,制造3D打印机无需专门技术,将已存在于材料、计算机、机械、控制和光配等领域的诸多现成技术,按照快速成型技术的原理和逻辑,进行重调,即可创造出当下时髦的“3D打印机”。太尔时代的工厂无需承担生产任务,只是用来集成组装和成品调适,能节省一笔不菲的成本。

  虽然3D打印机的制造过程与许多传统机械制造相比,并不繁复,只属于机械制造业中的小行业,但其能完成的任务复杂程度,却是无可替代的。通过将复杂的三维实体,降维成二维层片,逐层打印、堆叠,能够完成传统成型技术无法实现的许多造型细节,尤其是深入内部的镂空设计。而打印精度,则体现为二维层片的无限趋薄。这些优势,令郭戈对3D打印市场充满信心。

  创业之初,太尔时代将客户群锁定为模型设计需求比较旺盛的企业——医疗、玩具、汽车、家电、五金、灯饰等行业,及高校中涉及设计的专业。主打产品也是工业级别的:体积庞大,结构精良,打印精度较好,有良好的密闭型保温空间,能保证模型打印过程中不会冷却过快导致变型。当然,20万到40万元的造价也不菲。

  由于3D打印市场尚未成熟。跑展会、做网站和口碑营销是必要的推广方式。初创期,郭戈和同事们经常穿梭于各种展会中,现场演示,吸引顾客。

  第一台设备卖给了一所学校。更容易接受新技术的高校类客户,是太尔时代至今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而购买工业级产品的企业用户,大多用来进行产品研发,如外观设计和内部结构改良——它们对3D原型打印的精度要求都不苛刻。虽然郭戈的机器已能打印一些初级、可直接应用的塑料结构件,但客户还是更倾向于将3D打印机作为设计或研发部门的标配,并未投入制造环节。

  从接订单,到产品组装再到销售,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其业务逐渐扩展到海外。2008年,郭戈在北京怀柔的雁栖工业开发区租下一片更大的厂区,来满足公司日益增长的订单需求。

  太尔时代在3D打印行业中,不温不火地发展,直到2009——无论对这家企业,还是这个行业,转型的征兆是明显的。

  2008年,海外市场陆续出现3D打印机的个人玩家。人们自发组建的3D打印社区里,挂满爱好者们DIY的多款创意设计和产品展示。这个市场的兴起,极大迎合了郭戈的预期。

  “从我个人来讲,我一直想把3D打印机做到个人消费级”郭戈了解这个行业对立体模型的需求:设计好草稿,当然希望能有一个立体成品来做进一步参考。对那些对打印精度并无严格要求的工业级客户来说,一款更便捷、低价的桌面型3D打印设备,比高精尖的工业级产品来得实用。

  与此同时,经过持续的研发和技术积累,2009年的太尔时代已有一定能力控制成本。比如,经过技术改良,打印机电极及其框架的成本,从原先的一两万元骤降至数百元;原先需外购的数控卡,价格在6000-10000元不等,后采用自行编程、制作芯片,成本仅需几十元。乃至整台打印机的成本从原先动辄十几万,降为几千元。

  这一切让郭戈相信,是时候打造一个全新的产品系列了—价位能被大众接受的桌面型3D打印机。

  2010年,太尔时代桌面型3D打印机问世,命名为“UP!”,成型层厚范围在0.15至0.4mm,打印物件体积在140mm之内,定价10000元人民币。为了不对国内高端市场造成冲击,郭戈决定UP!先面向国外发售。

  以一款全新产品去拓展一个并不熟悉的市场,并不艰难。太尔时代在国外相对成熟的3D社区、网站和论坛大量发放UP!产品介绍,同时自建网站。“当时国外市场的类似产品很多都是DIY,和我们从工业级做下来的,不是一个数量级。”郭戈说,UP!在海外市场一经推出就很受欢迎,北美、欧洲、大洋洲、日本、东南亚乃至非洲和南美,都不乏销路。

  但物流成本却成为负担。每台5公斤重的UP!,国际物流费用约为1000元,且多采用零单快递。好在随着订货量增多和知名度的提高,太尔时代开始在国外邀请代理商,提供整批发货。2012年,UP!开始面向国内销售。

  根据业内人士的经验,国内外3D打印机个人用户,在使用习惯和心理预期上都有微妙差别。一台售价二三千美元的UP!,对国外个人用户而言,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但对国内消费者无异于一款价格不菲的“家电”了。因此,二者对UP!的售后服务也有不同预期:国外用户更习惯自行组装,国内用户则希望由专业工程师完成设备组装和调试。“好在我们在设计时,就采用简单的模块化零部件,要安装或更换,拔拔插头就可以了。”郭戈介绍,这款简易、小巧的个人消费级3D打印机,2010年全球销量200台,这一数字在2012年已直逼3000台。

  同年8月,太尔时代在UP!基础上,推出一款配置稍低但外观更易被大众接受的改良版——UP!MINI。整机采用封闭式造型,喷头和工作平台被保护在一个可开启的机盖内,远看更像是一台咖啡机。如此设计,一方面出于安全考虑,让工作中移动的高温喷头不至误伤儿童;另一方面,亲民的家电式设计便于普及。

  经过近3年的转型尝试,郭戈确信3D打印在大众消费中的市场潜力。不过,代价也不可回避。面向这一市场的产品营销,已占其收入来源的50%,而原先的工业级产品则在40%左右。现在,太尔时代占据国内3D打印大众消费市场份额首位。

  “我认为,目前3D打印行业开始出现两极分化的趋势:一级是用金属或高端塑料,制造可直接用在产品上的零部件;另一级就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产品。过渡型产品也会有,但市场占比会越来越小。”郭戈说道。

  就第一个层面而言,太尔时代已享受到直接打印零部件给生产流程带来的便利。目前UP!上应用的许多塑料配件,都是自行打印。好处在于,小批量生产可配合多个版本设计,随时进行改进、迭代。至于面向大众消费的3D打印市场,郭戈猜测,三维设计软件的普及程度,或成为决定市场发展的壁垒。

  没有设计图,3D打印无从谈起,但普通人尚无掌握三维设计软件的迫切需求和便捷渠道。因此,太尔时代这类正在开发大众消费市场的3D打印公司们,争夺的还是类似设计师等有专业技能的个人客户。若希望市场扩大,设计师们也要加入“生产”行列才行—为普通消费者提供设计图纸,甚至还可提供一定范围内的DIY,在颜色、尺寸上彰显个性。

  在与3D打印行业共成长的过程中,太尔时代也接到过投资方的邀请,但郭戈始终认为,“这个市场还太小。”无论对于工业级用户还是个人消费者来说,3D打印都并非刚需,“短时间内获得飞速发展几乎不可能,难以满足投资人的回报要求。”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