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三一重工的政治经济学

导读: 从公司成立至今,三一重工一直被湖南省高层冠以本土企业成长的标杆,并将其作为重要政绩向前往视察的领导人展示,任何一个重要领导人到湖南视察时,都会被安排参观三一重工。

  由入选党的十八大代表至迁“都”北京,相比往年,民营企业家梁稳根 不仅迎来了战略收缩年,还似乎多了政治的味道。

  没错,间谍、监听、绑架,车祸,这并非在描述一部商战电影,而是三一重工(600031.SH)老板梁稳根向外界讲述的经历。并声称,由于不堪忍受竞争对手的无止境迫害和地方政府的偏袒,他正着手将公司总部从长沙搬到北京。同城本就是非多,但最终闹到光鲜的中国首富不惜以受害者的面孔“出镜”,并将湖南当地父母官置于尴尬境地,却着实罕见。

竞争罗生门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作为民营企业的三一重工并非按常理出牌的角色。与中联重科(000157.SZ,1157.HK)的口水战,十次有八次是三一重工先挑起。

  2012年4月,梁稳根的侄子、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通过微博指责中联重科以低首付甚至零首付、零利息的激进促销手段,搅乱混凝土机械市场秩序,将行业推入“危局”。并称其融资租赁的经营模式是高明的庞氏骗局。“当期报表光鲜华丽,未来呢?股民依当期报表掉入庞氏陷阱而不知。”

  随后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微博)更是多次在个人微博以不点名方式批评中联重科。直至梁稳根亲自上阵接受媒体采访,讲述内心独白,将中联重科推向了更为激烈的舆论漩涡。两家公司的新愁旧怨顿时积聚至顶点。

  面临梁稳根及其下属的高调出击,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显得很神秘。哪怕在梁稳根公开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一系列言论后,詹仍没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中联重科仅在官方网站上挂出了一段简短的声明,称报道内容不属实。

  对于三一重工的高调,有人力挺,“民营企业在当下的中国做事不容易,通过媒体博取舆论支持正说明政治资源有限。”也有人不买账,“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中联重科没少吃三一的亏。”

  知情人士讲述,2006年8月,中联重科在江苏的一台44米泵车发生泵架断裂。三天后中联重科在全国范围内20多个省市自治区上百家客户均收到了有关泵车泵架断裂的短信息。

  一位了解该事件的经销商说,该事件应为三一重工员工所为。此事件后,不少客户开始远离中联重科,转投三一重工;而一些买了中联泵车的客户,则找到中联重科寻求解决方案。

  业内人士表示,工程机械属于高度市场化的行业,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双方在竞争中各使一些小动作很普遍。“这种情况下,关键看作为父母官的湖南省政府怎么协调。”

  2011年9月,湖南省政府发动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山河智能等单位签署了《湖南省工程机械行业公约》约定不得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

  该公约是工程机械行业内以省为单位所签署的第一个自律性公约。可见对于两家公司的恶性竞争,湖南省政府有意做出调解。不过从后续几家公司的市场表现看,该公约似乎并未起到任何作用。

  “这的确令湖南省政府很头疼。三一重工是一家纯正的民营企业,而中联重科却是一家国有企业,与湖南省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湖南省政府内部一位知情人士介绍。

  据媒体报道,中联重科由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发起成立,现第一大股东仍为湖南省国资委。董事长詹纯新系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詹顺初的儿子;其妻子为原湖南省第二书记万达之女万小丽。同时中联重科众多高管都是根红苗正的“官二代”。

  让三一重工耿耿于怀的一件陈年旧事是,原本2008年两家公司一起参与竞购当时世界排名第三的混凝土机械公司cifa,后只因中联重科动用湖南省政府的关系,三一重工被迫退出了竞争。

  “省里当时的意思是,这次让给中联重科,等到下次机会,再给三一重工。”三一重工高管这样对外讲述。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