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三一的“委屈”与中联的“国企”身份

导读: 从正常逻辑来讲,中联重科只是一个企业,凭什么左右政府部门的决策?更别说控制政府各实权部门了。显然,三一重工在“独白”中含蓄点出来的众多疑团,并不像说起来那么简单的“控诉中联重科”。

  虽然当事各方的声音逐渐转弱,但闹得沸沸扬扬的“三一重工出走长沙”一事尚未平息。纵观这段时间来“离家出走”的三一重工对中联重科的指责,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无比哀怨”,像个受了家庭怨气“养子”一样,对着左右隔壁邻居抱怨家长处事不公、放纵大哥欺负他这个老二。中联重科呢?确实也像个老大,百口莫辩,说什么都不好。

  如果“围观群众”要看大家族的家庭闹剧,前有曹雪芹先生《红楼梦》,后有巴金先生的《家》《春》《秋》三部曲,大可无视三一重工喋喋不休地控诉中联重科。可惜这不是一部家庭闹剧,而是现代市场经济下两家公司间的竞争。当事方将一个完全可以依托法律和市场规则而行的纷争,粗暴地拖进借“倾诉”而博取舆论同情的深渊,实在值得各方深思。

  在引发舆论爆点的新闻报道《三一恨别长沙 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中,当事人含蓄地说了许多疑团,比如,政府做了很多事情,不仅限制三一重工获得公平竞争的权利,甚至让企业负责人连正常日子都没法过下去了。给人的感觉是,中联重科为了自己利益,控制了政府各个职权部门,联合起来打击、排挤三一。

  从正常逻辑来讲,中联重科只是一个企业,凭什么左右政府部门的决策?更别说控制政府各实权部门了。显然,三一重工在“独白”中含蓄点出来的众多疑团,并不像说起来那么简单的“控诉中联重科”。正如本文开头所言,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之间的恩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间的自由竞争,而非大家族里上演的家庭闹剧,自然不存在老大给老娘吹风打压老二,以图多分点家产、多要点月钱的可能。

  那么,为什么三一重工硬是要曲曲折折、含含蓄蓄地将这个问题倾诉成“中联重科成了影子政府”、“中联重科操控政府公权打压三一重工”呢?而又是因为什么,让舆论和社会各界一听见三一这种哀怨的倾诉,立刻就深有感触地给三一投以同情的目光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政府的越界管理与中联的国企身份。

  大家也正是深刻领会了这两点,才能轻而易举就理解其中的问题所在。说白了,无论是政府的补贴多给中联少给三一,还是政策上偏袒中联重科打压三一重工,皆因政府这个“当家的老娘”,总觉得国企中联重科是亲生的,而民企三一重工是领养的,所以处处偏袒中联这个“亲生儿子”。

  这种思维模式一旦定型、周围隔壁邻居都心知肚明了之后,就算“当家的老娘”没有偏袒亲生儿子,只要那个领养的儿子哭几下、闹几下、控诉几下,大家不用思考也自然而然就领会了。这时候,偏袒不偏袒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亲生的”和“领养的”这两种身份:如果你是亲生的儿子,纵然老娘没多给你饭吃,领养的孩子哭闹起来,周围邻居也会拿白眼瞧你,背后还会谣诼你欺负了你弟弟。所以说,“后妈”不好当,“后妈”的亲生儿子日子也不好过。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