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3D打印的道德边界在哪里?

导读: 是的,我们可以打印生物材料,可以复制器官,几年以后我们还可以打印DNA、RNA,同样的问题也是版权问题,我们并不知道道德边界是什么,道德边界在不停地变化。

  安德森是3D打印大潮的传播者和践行者,他在新书《创客:新工业革命》里面提出,未来人人都将是创客,这是一场即将到来的革命:创客们开始掀起新一轮的颠覆,运用互联网和最新的工业技术进行创造,迎接个体制造时代的到 来。但是创客运动也会带来一些麻烦的问题,如3D打印机普及还有技能、材料、专利、成本效率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近期,他在接受采访时对部分问题进行了回应。安德森认为,3D打印遇到的问题在之前知识产权和道德领域少有先例,创客们不该畏首畏尾,一切都该先做了再说。

  记者:你提到硬件开源,比如让盗版为你所用,产品设计也是免费,那该如何保护知识产权?如果知识产权发生改变,如何来驱动创造力和创新?

  安德森:我不知道,法律并没有强调这些,但是我确定地知道,我可以拿着我的手机、用我的相机,做一个复印件,把它们放到打印机,这样我就可以复制一个物体。国家的法律现在还并没有明确地对这个有什么限制,明晰法律在这方面应该是怎么样的。

  假设会出现下面这几种情况:如果一个创业公司独自做了这些复制品,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这样做了,但是并不会导致什么坏结果,该怎么处理;如果这样做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现阶段并不能判断会是什么结果是否可行;什么样的材料会被允许,什么样的大小、型号会被允许,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有关于这些问题的任何答案,在未来的十年,法律会慢慢完善,我们将会知道。

  记者:3D打印可能带来大量的版权问题,比如唱片打印会造成盗版泛滥等,如果可以打造生物器官,这面临的问题就更加复杂了。你认为3D打印的道德边界在哪里?如何解决?

  安德森:是的,我们可以打印生物材料,可以复制器官,几年以后我们还可以打印DNA、RNA,同样的问题也是版权问题,我们并不知道道德边界是什么,道德边界在不停地变化。当我是小孩的时候,有人在进行试管婴儿,并且把这些婴儿保存在实验室里面,如今这个是可以被接受的。一些实验室出来的试管婴儿已经可以成为合法的后代了,虽然曾经有过困惑,但是大家对这个事情的了解渐渐增加也就不那么抵触,但是以前很难界定试管出来的小孩会不会畸形,小时候连我自己都认为这太恐怖了,太不道德了。所以社会是在改变的,道德边界也在改变,唯一知道道德边界的办法就是先这样做。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