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工控网

机械传动

正文

高端装备制造业成战略性新兴产业 浙企纷纷转型创新

导读: “由政府引导建立一个新的组织形态,通过技术的联合,利用市场机制来解决问题,而技术创新联盟或许是发展浙江高端装备制造业的一条好路径。”李京宁向记者透露,目前省经信委正牵头,重点在浙江有较好基础的新能源成套装备、高档数控机床、节能环保设备等领域,培育数个省级技术创新联盟。

  受高端装备制造业成为浙江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政策鼓舞,转型、创新正悄然萌动……杭汽轮集团,这家目前全球最大的工业汽轮机制造企业,眼下正大量地引进锅炉、土建、压缩机等方面的人才。

  与此同时,另一家老牌装备企业杭州锅炉集团悄然引入青岛捷能汽轮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旗下浙江西子联合工程有限公司的参股股东。

  “在余热发电市场上,我们两家迟早要成为竞争对手。”杭汽轮总工程师叶钟说。

  余热发电,是水泥、玻璃、钢铁等企业节能减排的重要举措。随着其国产化技术和设备的成熟,市场前景巨大。而杭汽轮、杭锅都是国内这个领域相关设备研发、制造、使用的引领者。

  现在,这两个各自有拳头产品的行业“老大”都不满足于只卖锅炉或者汽轮机,而是殊途同归,目标都盯上了做工程总承包或者说是集成设备供货商。

  “像日产水泥5000吨的水泥厂余热发电,我们过去只卖汽轮机单机,价值大概500万元左右。现在我们提供厂房建设、流程布置、设备安装、机组运行的全套服务,整个交钥匙工程,价值在五六千万元,整整放大10倍。”叶钟介绍,有些用户要上项目,苦于没有投资能力,杭汽轮就提供设备、控制系统、土建安装调试,项目完成后运行,卖电给用户,几年后再把整个电厂送给用户。

  去年一年,杭汽轮仅水泥窑余热发电工程产值达10亿元左右。

  刚登陆A股市场的杭锅业绩也不俗。其生产的余热锅炉目前约占国内水泥行业余热发电锅炉市场的60%。从锅炉本体向锅炉岛、电厂总包,直到投资建设运行余热发电厂,杭锅一直在突破经营模式。其总经理颜飞龙表示,杭锅要建立自己的“经济圈”。

  “工厂和工厂的竞争,不是产品之间的竞争,而是产业链之间的竞争。谁掌握了上游的整体解决方案能力,谁就控制了下游的定货权,最终控制利润。”叶钟说,劳动密集的制造业从总体上来讲利润已呈递减趋势。像GE、IBM这些大型跨国公司,都已经将竞争重点从产品制造转向客户服务。“当然,这种能力,要靠高端的技术和品牌支撑。”

  对于叶钟,全新的考验来临。过去,身为总工程师的他带领团队攻克了工业汽轮机领域的一个个尖端课题,现在则又肩负着打造高端集成技术的新课题,这些新技术包括工程成套、系统设计、一揽子解决用户问题等方方面面。“与西门子、GE等巨头公司比,我们只能说刚刚起步。”

  这是一个春天的讯息。作为全省的重要板块,杭州装备制造业正加快步伐从生产型制造走向服务型制造。全球第五、亚洲最大的大型空气分离设备企业杭氧集团,从卖“奶牛”到卖“牛奶”,越卖越欢,相继在湖北、河南、吉林、承德等地布局气体供应产业,打造设备制造、工程总包、气体供应的完整产业链;而“西子奥的斯”如今不仅是国内最大的电扶梯制造商之一,更是最大的电梯服务商之一,其最大的分公司杭州服务中心,平均每个工作日可完成500台电梯规定项目的例行保养。

民企“抢”人——发展高端装备制造,必然要有高端人才

  在位于诸暨市城西开发区的嘉力宝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你随时随处可听到重庆口音。这家专业制造各种型号数控滚齿机的民营企业,有数十个从重庆“挖”来的技术人员,堪称厂里的宝贝。

  走进车间,记者发现,不少工序都要靠重庆“师傅”手工操作。面对记者狐疑的眼光,董事长陈立新笑道:“世界上最尊贵品牌的衣服、皮鞋、皮包都是纯手工制作。装备也同样如此,越是高端的装备,越是有些核心工艺离不开人工,只有真正的老师傅才能做!哪怕是装配工序,也需要多年的经验和技术沉淀,才能达到高精度。”

  在2004年以前,嘉力宝还一直从事链条行业。这一年,陈立新发现链轮根本订不到货,从而捕捉到滚齿机的商机。“当时做这行的没有一家民营企业。没有一个人看好我。”

  直到今天,国内生产滚齿机的企业也不是很多,一般机床企业轻易不涉足这个领域,或者通常只生产通用型滚齿机,嘉力宝却能为客户度身定做。从2008年开始,他们相继研发出六轴数控机床,大模数、少齿数、为风电齿轮配套用的数控机床,清洁干式加工机床等,最新研发成功的磨齿机也即将于4月进行专家论证,磨齿机的精度比滚齿机还高两个数量级,目前全国只有秦川机床厂一家能生产。

  “你看,我们的国徽图案里就四样,国旗、天安门、齿轮和麦稻穗,而滚齿机就是生产加工齿轮的工业‘母机’!”陈立新很是自豪,“去年全国齿轮行业一年产值1700多亿元,这肯定离不开机床行业的贡献。去年我们的滚齿机卖了325台,现在根本来不及做。”

  在记者印象中,我国建立现代齿轮制造业半个多世纪来,引进设备中最为昂贵的、单台投资额最大的也是齿轮制造装备,而这个领域的高端市场一直被美、德、日等国家的一些国际知名企业占据。

  “其实我们和国外的主要差距还是在于产业工人。”陈立新举了个小例子,西门子工厂在处理隔板周边的毛刺时,先用高速打光刀,接着用油润,再用手去摸,如果觉得还不够光滑,就用砂皮再打磨。而在国内厂家,基本上用一遍高速打光刀就算完工。

  眼下,陈立新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重庆机床厂。这家老牌国企目前滚齿机产量全球最大。事实上,现在厂里的数十个重庆“宝贝”就是当年陈立新从对方那高薪“挖”来的。“不过,新的人才培养比较难。高端装备制造的背后必然要有高端人才,可是高端人才都不愿到县城来。”为此,陈立新专门在杭州滨江区买了三层写字楼,作为研发总部。

组建联盟——上下游共同攻坚,做强产业链提升竞争力

  省经信委技术进步与装备制造业处处长李京宁,年初走马上任后就跑企业搞调研。委里关于推动发展高端装备制造的相关规划起草、政策建议等很多重任落到他的处室。

  按照国务院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目录,除作为“工作母机”的智能制造装备业,其余产业显然都是“上天入地探海”,从天空中的卫星、大飞机,至地面的客运专线、地下轨道交通设备,以至深入海底的海洋工程装备。由于浙江长期以轻、小、加为主的产业结构,这些都不是浙江的强项。

  面对当前浙江装备制造技术基础薄弱,高端工作母机和关键零部件依赖进口、产品研发和售后服务相对滞后的情况,政府该从何下手进行引导和推动?

  “由政府引导建立一个新的组织形态,通过技术的联合,利用市场机制来解决问题,而技术创新联盟或许是发展浙江高端装备制造业的一条好路径。”李京宁向记者透露,目前省经信委正牵头,重点在浙江有较好基础的新能源成套装备、高档数控机床、节能环保设备等领域,培育数个省级技术创新联盟。

  李京宁说,这些企业应该维系在同一条产业链上,是由龙头企业引领、在技术上有着不同分工又相互依赖的合作发展共同体。“成熟一个培育一个,整合优质资源包括政策、技术、市场、资金等向其倾斜,通过联盟体关键技术的突破,以及整体产业化能力的提高,从而带动浙江一批装备企业突破瓶颈、成长壮大。”

很多装备制造企业也正期盼着这样的政策。

  在萧山靖江镇,减速机企业就有四五十家,水平参差不齐。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浙江杰牌控股集团的董事长陈德木就提出了一个产业联盟的构想,“通过联合生产、联合采购、联合销售,把分散的齿轮企业联合起来。”

  陈德木坚信,联盟使同一平面的企业实现立体分工,专业化使行业分工更加深化,联盟最终让企业实现优秀。目前机械装备市场两极分化,需要好产品的用户找不到供应商,档次较低的供应商找不到高端客户,整个供应链处于比较低端的阶段。“如果能进入省级层面的产业技术创新联盟,肯定有利于品牌打造、市场拓展。”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机械
  • 自动化
  • 单片机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